當代英雄

標題
畢巧林日記 梅麗公爵小姐 五月二十三日
刊登日期
2016-08-18 13:36:50
作者
萊蒙托夫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五月二十三日

晚上七點鐘左右,我在林蔭大道上散步。格魯希尼茨基遠遠看到我,就走到我跟前,他的眼中閃動著一種滑稽的喜悅。他緊緊地握住我的手,以一種悲劇的聲音說道:

「感謝您,畢巧林……你了解我嗎?」

「不了解。不過,無論如何,不值一謝,」我答道,憑良心說,我並未做任何善事。

「怎麼?就是昨天啊?難道你都忘了?……梅麗全都跟我說了……」

「什麼?敢情現在你們兩個一切都已不分彼此了?包括感謝也是?……」

「聽好,」格魯希尼茨基煞有介事地說道,「要是你還想做我的朋友,請你不要拿我的愛情開玩笑……你瞧,我愛她愛得要發瘋了……並且我想,我希望,她也愛我……我對你有項要求,你今晚得到她們家去。答應幫我觀察一切。我知道這些事情上你經驗豐富,你比我了解女人……女人呀!女人!誰懂得她們呢?她們的微笑與眼波互相矛盾,她們的話語既給人希望又誘惑人心,音調卻拒人於千里之外……有時她們一下子就識破我們最隱密的念頭,有時連最簡單不過的暗示卻不明白……就拿公爵小姐來說吧,昨天她盯著我看時,眼睛燃燒熱情,今天卻黯然無光,一片冰冷……」

「這大概是溫泉的功效吧,」我答道。

「你凡事都只看壞的一面……唯物主義者!」他不屑地加了一句。「不過,我們換個物質〔註一〕吧,」其實這個雙關語並不高明,他卻為之得意洋洋,開心不已。

八點多鐘,我們一起前往公爵夫人家。

走過薇菈的窗前,我看見她在窗口。我們彼此匆匆地交換個眼神。她在我們之後,很快也走進李戈夫斯卡雅公爵夫人一家的客廳。公爵夫人介紹我給她認識,就像介紹給自己的親戚一樣。我們喝喝茶,客人很多,大家不外是一般性地閒話家常。我努力地討取公爵夫人的歡心,說說笑話,好幾次讓她開懷大笑。公爵小姐不只一次也想放聲大笑,不過卻忍了下來,以免有損形象。她覺得,慵慵懶懶的樣子挺適合她的,──或許,這是錯不了。格魯希尼茨基看起來很高興,因為我的歡樂並未感染公爵小姐。

茶後大家都來到大廳。

「我這麼聽話,妳還滿意吧?」走過薇菈身旁時,我說道。

她向我拋個眼神,其中充滿愛意與謝意。這樣的眼神我已習以為常,不過,曾幾何時,它讓我有過無限的歡喜。公爵夫人要女兒坐到鋼琴旁邊,大家都請她唱首歌,──我不發一語,還趁著鬧哄哄的當兒,和薇菈走到窗前。她想告訴我對我們兩人都很重要的事……結果,卻是無關緊要的話……

這其間,公爵小姐對我的冷淡感到氣惱,從她一個怒火閃爍的眼神,我都能猜個正著……呵,我太了解這種無言的對話,它意味深長,又簡短有力!……

她唱起歌來了。她的歌聲不壞,但唱得卻不怎高明……其實,我並沒好好在聽。不過,格魯希尼茨基面對著她,把手肘支撐在鋼琴上,不住地低聲說著:「Charmant! délicieux!」〔註二〕。

「妳聽著,」薇菈對我說,「我不要你認識我的丈夫,不過,你務必獲取公爵夫人的歡心,這對你是輕而易舉的,只要你願意,什麼事你都辦得成。我們只能在這兒見面……」

「只能在這兒嗎?……」

她紅了臉,接著說道:

「你知道,我是你的奴隸,我對你從來是百依百順……而我也將因此受到懲罰:你遲早會移情別戀!現在我至少也要維護自己的名譽……這不是為自己,對此你很清楚!……啊,我求求你,別跟以前一樣折磨我,不要無端猜疑,不要故作冷淡,因為,或許,我將不久於人世,我感覺我的身子一天比一天衰弱……儘管如此,我無法想到未來的日子,我一心想的只有你……你們男人不懂得深情一瞥與兩手相握的喜悅……可是我呢,向你發誓,一聽到你的聲音,我就感到深深的、奇妙的歡喜,哪怕是最熱烈的親吻也不能代替它。」

這時,公爵小姐梅麗的歌聲停止了,四周傳來一片讚美聲。我在眾人之後走到她的跟前,對她的好歌喉隨便敷衍了幾句。

她扮個鬼臉,噘噘下嘴唇,帶著嘲弄的神情坐了下來。

「這太恭維我了,」她說,「其實您根本沒在聽我唱,或許,您不喜歡音樂吧?……」

「恰恰相反……特別是飯後。」

「格魯希尼茨基說得對,他說您的興趣是極其庸俗乏味……而我也看出,您愛音樂是基於美食的觀點……」

「您又錯了,我根本不講究美食,我的胃糟糕透頂。不過,飯後來點音樂倒是有助睡眠,而飯後的睡眠則有益健康。因此,我愛音樂是基於醫學的觀點。晚上就恰恰相反,音樂又太刺激我的神經了,不是讓我過度憂鬱,就是過度快活。要是沒有適當理由,二者都很傷神。再說,在社交場合,憂鬱是很可笑的,而過度快活又顯失禮……」

她沒聽完話就走開了,坐到格魯希尼茨基的身旁。於是,他們就情意綿綿地談了起來。不過,格魯希尼茨基即使妙語如珠,公爵小姐答腔似乎心不在焉,甚至答非所問,儘管她努力裝出聽得很用心的樣子。因此,格魯希尼茨基偶爾詫異地看著她,拼命揣測著,何以她那不安的眼神中不時透露一股內心的焦慮……

不過,我卻摸透您的心思,親愛的公爵小姐,小心點兒吧!您想要對我一報還一報,刺傷我的自尊心,──您是不會得逞的!要是您要向我宣戰,那我將會毫不留情。

整個晚上,我幾次特意想要加入他們的談話,但她對我的言論相當冷淡,最後,我就假裝氣惱得走開。公爵小姐一副打了勝仗的樣子,格魯希尼茨基也是。得意吧,我的朋友們,趕快抓緊時間吧……你們得意不了多久的!……怎麼說呢?我有一種預感……只要跟女人一認識,我總是能準確無誤地猜中,她會不會愛上我……

這個晚上其餘的時間,我都在薇菈身邊度過,我們談往事談個痛快……她為什麼如此愛我,說真的,我不知道!更何況她是唯一知我甚深的女人,她對我的任何細微缺點與不良癖好無所不知……難道邪惡那麼具有魅力嗎?……

我跟格魯希尼茨基一起出來。在街上他捉住我的手,沈默半晌後說道:

「嘿,怎麼樣?」

我本想回說:「你真是呆子!」但忍了下來,只是聳了聳肩膀。


註一:這句話中,格魯希尼茨基賣弄俄語文字遊戲。前一句的「唯物主義者」以「物質」為字根,而「物質」一詞在俄語中還有「話題」之意。因此,說話者在本句中特別承續這個詞彙,其實是表達:「我們換個話題吧」之意。
註二:法文,表示「真動人!真美妙!」之意。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