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英雄

標題
畢巧林日記 梅麗公爵小姐 六月十日
刊登日期
2016-08-18 14:04:23
作者
萊蒙托夫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六月十日

我到基斯洛伏德斯克已有三天了。我每天在水井邊和散步時都會看到薇菈。早晨一醒來,我就坐到窗口,拿起帶柄眼鏡望向她家陽台。她早已梳裝完畢,等候著約定的暗號。從我們的屋前往下通到水井的花園裡,我們故做不期而遇的樣子。山中清爽的空氣讓她恢復了紅潤的臉色與元氣。怪不得納爾贊礦泉〔註一〕號稱為「勇士之泉」。本地居民言之鑿鑿,基斯洛伏德斯克的空氣很適於談戀愛;所有發生於瑪蘇克山麓的浪漫故事,都在這裡圓滿收場。的確,這裡一切都與世隔絕,一切都充滿神祕──不論是菩提小徑的濃蔭,這些小徑蜿蜒在一條水聲喧譁、水花四濺的流水之上,流水則從一塊石板到一塊石板地往下沖,在青蔥蔥的山嶺間開闢出一條水道;還是瀰漫霧氣的沈靜峽谷,峽谷分支密佈,由此奔向四方;不論是芬芳而清新的空氣,這空氣中洋溢著南方茂草與洋槐的蒸發氣息;還是那冷冽山澗長年不絕、甜美得催人入眠的淙淙水聲,這些山澗既祥和又競逐地奔流,交會於山谷末端,最後注入波德庫莫克河。這一端的峽谷較為寬闊,形成一片翠綠的凹地,其間蜿蜒著一條塵土飛揚的道路。每回我打此路望去,總覺得有輛馬車奔馳而來,車窗中露出一張白裡透紅的小臉蛋。然而,有多少馬車從這條大道呼嘯而過,──那輛馬車卻始終未出現。位於要塞後面的村落住滿了人家;在山岡上有一家餐館,離我住處僅幾步遠,每到入夜時分,透過兩行白楊樹,可以看到燈火閃爍,喧譁的人聲與杯觥交錯的聲音不絕於耳,直至深夜。

沒有什麼地方像本地一樣,喝起卡赫齊亞葡萄酒與礦泉水喝得如此之多。

把這兩種玩意兒混在一起

這類人何其多──我卻不在其中。〔註二〕

格魯希尼茨基跟他那幫人天天都在酒館裡吵吵鬧鬧,跟我幾乎不打招呼。

他昨天才到這兒,但已經和三個老頭兒吵過架,只因為他們想先他使用浴池。顯然,感情上的不得意讓他變得好鬥。


註一:納爾贊(narzan),卡巴爾達語,指的是北高加索的基斯洛伏德斯克等地的礦泉,原意是「勇士之泉」。納爾贊也可指這些地區所產的礦泉水,屬碳酸性質,據說有醫療效果。
註二:引用自俄國劇作家格里包耶陀夫(A. S. Griboyedov, 1795-1829)的著作《聰明誤》,這是男主人翁恰茨基所說的話,不過引文與原文略有出入。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