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英雄

標題
畢巧林日記 梅麗公爵小姐 六月十一日
刊登日期
2016-08-18 14:07:59
作者
萊蒙托夫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六月十一日

她們終於來了。我坐在窗口,一聽到她們轆轆的馬車聲,我的心頭一顫……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墜入情網了?我天生糊塗,這事在我身上有可能發生的。

我在她們家吃午餐。公爵夫人十分溫柔地看著我,也不曾離開過女兒……不妙!薇菈卻為我吃公爵小姐的醋,我竟有如此之福份!女人為了刺傷情敵,什麼事做不出來?我記得,曾經有個女人會愛上我,就只是因為我另有所愛。天下沒有什麼比女人的心思更弔詭的:無論什麼事要說服女人是很困難的,我們只能想辦法讓她們自己說服自己;她們用來破除自己偏見的一套論證方法很具獨創性;要學會她們的辯證法,我們腦袋裡必須推翻所有學校的邏輯法則。比方說吧,一般的推理方法是:

「這個人愛我;但我已嫁人;因此,我不應愛他。」

女人的推理方法卻是:

「我不應愛他,因為我已嫁人;但他愛我,──因此……」

接著便是幾個虛點的省略號,因為理性已無話可說,說話的多半是:舌頭、眼睛,隨後便是心,如果還有這玩意兒的話。

要是哪天我這些日記落到女人眼裡,又將如何?她們一定會氣得高聲大叫:「全是誹謗!」

打從有詩人作詩和有女人讀詩以來(為此向女性致上最深的感謝之意),她們已不知有多少次被稱頌為天使,而她們單純的心靈竟把這種阿諛之辭當真,卻忘記同是這些詩人,曾經為了錢財也把尼祿王〔註一〕捧為神人……

若謂我如此談論女人是心懷怨恨,並不恰當。除了女人外,在這世上我一無所愛,我隨時都準備為女人犧牲安寧、功名、生命……我竭力從她們臉上扯下那蠱惑人心、只有老經驗的眼睛才能看穿的面紗,既不是由於急怒攻心,也不是因為自尊受損。絕不是,我所談到關於她們的一切只是出於:

頭腦冷靜的觀察
以及心靈悲傷的感受。〔註二〕

女人應該希望,天下男人都像我一樣了解她們,因為打從我不害怕她們,並看透她們任何枝微末節的弱點以來,我更加百倍地愛她們。

順便一提,日前,魏爾納把女人比之為《被解放的耶路撒冷》中塔索〔註三〕筆下的迷幻森林。「你才一靠近,」他說,「上帝保佑啊,從四面八方朝你迎面而來的是各種可怕的事物──責任、驕傲、禮儀、輿論、嘲笑、輕蔑……你只要不理不睬,勇往直前,於是這些怪物就漸漸消失,並在你面前展開一片寧靜而明亮的草地,其間,翠綠的香桃木鮮花怒放。要是你開頭幾步心驚膽跳,轉身便退,那你就大難臨頭啦!」


註一:尼祿(Nero Claudius Caesar Augustus Germanicus,37-68),羅馬帝國末代皇帝,一般被視為歷史上著名的暴君之一。 註二:引用自普希金的著作——《奧涅金》。
註三:塔索(Torquato Tasso, 1544-1595),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著名詩人,作品對歐洲文學有重大影響。他的長詩《解放的耶路撒冷》完成於一五八一年。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