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英雄

標題
畢巧林日記 梅麗公爵小姐 六月十五日
刊登日期
2016-08-18 14:24:33
作者
萊蒙托夫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六月十五日

昨日魔術家阿普費爾巴姆來到此地。飯店門口出現一張長長的海報,告知最可敬的社會大眾,上述那位神奇的魔術家,也是雜技家,又是化學家與光學家,將於今晚八時在貴族俱樂部(也就是飯店內)隆重演出,票價每張二個半盧布。

大家都有意去看看這位神奇的魔術家,甚至李戈夫斯卡雅公爵夫人也顧不得女兒生病,給自己弄到一張票。

今天午飯後,我經過薇菈的窗口,她一個人坐在陽台;一張便條落在我腳下:

「今晚九點多時,走大樓梯,到我這兒來。我丈夫去了五峰城,明早才會回來。我的男女僕人都不會在家,我給了他們每人一張票,公爵夫人的僕人也給了。我等你,務必要來。」

「啊哈!」我心裡想,「終於一如所願。」

八點時刻我去看魔術。觀眾近九點才坐齊,於是表演開始。我認出,薇菈與公爵夫人的男女僕人都坐在後面幾排,一個個全部到齊。格魯希尼茨基坐在第一排,拿著帶柄眼鏡。魔術家每回需要手帕、手錶、戒指或什麼東西的,都會向他要。

格魯希尼茨基已有好一段時間不跟我打招呼了,而今天用相當放肆的眼神瞄了我兩次。哪天我們算總帳的時候,他一定會記起這一切。

近十點時,我站起身走了出去。

外面一片漆黑,幾乎伸手不見五指。沈重而寒冷的烏雲籠罩著四周的峰頂;偶爾吹來一陣微風,吹得飯店四周的白楊樹梢沙沙作響;飯店窗外擠滿了人。我走下山,一轉彎進入大門,便加快腳步。忽然,我覺得有人跟在後面。我停下腳步,四下探望。黑暗中什麼都看不清楚,為了謹慎起見,我故作散步狀,在屋子周圍繞了一圈。經過公爵小姐窗口,我再度聽到身後有腳步聲。接著,有個緊裹著大衣的人從我身旁跑了過去,這讓我心生不安。不過,我還是偷偷溜上台階,匆匆跑進黑暗的樓梯。門開著,一隻纖纖小手抓住我的手……

「沒有人看見你嗎?」薇菈貼近我,輕聲說道。

「沒有!」

「現在你總相信我愛你吧?唉,我猶豫了許久,痛苦了許久……但這會兒我可以聽任你擺佈了。」

她的心激烈跳動,雙手冰冷。於是開始了一連串的責備、吃醋、抱怨,──她要求我對她一切坦白,又說她對我的背叛將會逆來順受,因為她唯一的希望就是我的幸福。這話我不大相信,因此,為安她的心,我還是作了不少的誓言、承諾等。

「那麼你就不跟梅麗結婚了嗎?不愛她嗎?……而她還以為……知道嗎,她愛你愛得發瘋啦,可憐的姑娘!……」

. . . . . . . . . . . . . . . . . . .

約莫午夜兩點,我打開窗戶,把兩條披肩綁在一起,扶著柱子從上層陽台滑到下層陽台。公爵小姐屋裡燈還亮著。一種莫名的力量把我推到她窗前。窗簾並未完全拉上,於是我好奇地往房裡瞧。梅麗坐在床上,雙手交叉放在膝蓋上;她那濃密的頭髮攏在花邊睡帽底下,白皙的雙肩蓋著一條大紅圍巾,一雙玲瓏小腳藏在色彩斑斕的波斯便鞋裡。她一動也不動地坐著,頭垂胸前。面前的小桌上擺著一本打開的書,但她兩眼凝然不動,充滿著莫名的哀愁,看來,已在書本同一頁瀏覽上百次,思緒卻飛到遙遠的地方……

這時,樹叢後有人微微動了一下。我從陽台跳到草地。不知從何處伸出一隻手,抓住我的肩膀。

「啊哈!」一個刺耳的聲音說道,「逮到了!……看你還敢三更半夜來找公爵小姐她們……」

「把他抓緊點!」另有一人從角落竄出,大聲嚷道。

這正是格魯希尼茨基和龍騎兵上尉。我朝龍騎兵上尉的腦袋便是一拳,把他打倒在腳下,然後竄進樹叢。我們房前緩坡上的各條花園小徑我再熟悉不過了。

「有賊啦!來人啊!……」他們大喊。槍聲傳來,冒煙的彈塞幾乎落在我腳上。

一分鐘後,我已回到自己屋裡,脫掉衣服,躺下床去。我的僕人才剛鎖上門,格魯希尼茨基和上尉就來敲我的門了。

「畢巧林!您睡了嗎?您在嗎?……」上尉喊道。

「我睡啦,」我怒氣沖沖地回答。

「起來吧!有賊呀……契爾克斯人。」

「我有鼻炎,」我答道,「我怕會感冒。」

他們走了。我真不該答理他們,這樣他們準會在花園裡找我找上個把鐘頭。此時,外面是人心惶惶。一位哥薩克兵從要塞騎馬趕來。眾人一片嘩然,開始在所有樹叢裡搜索契爾克斯人──當然,是一無所獲。不過,確實有很多人深信不疑,要是警備隊能英勇點、俐落點,至少會有二十來個匪徒被當場逮個正著。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