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英雄

標題
譯者序
刊登日期
2015-12-12 19:38:35
作者
萊蒙托夫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國內不乏俄國文學的愛好者,他們對於屠格涅夫、托爾斯泰、杜斯妥耶夫斯基、契訶夫、帕斯特納克等俄國作家,如數家珍,侃侃而談,但大多數人對萊蒙托夫(M. Lermontov, 1814-1841)卻從未聽聞。殊不知,萊蒙托夫與俄國文學之父——普希金(A. Pushkin, 1799-1837)並列為十九世紀俄國兩位最偉大的詩人。普希金號稱「俄國詩歌的太陽」,萊蒙托夫則被譽為「俄國詩歌的月亮」。

萊蒙托夫短短二十七年的人生,來匆匆,去也匆匆。尤其,他於一八三七年,以《詩人之死》這首詩悼念普希金之死,並控訴俄國當局,像平地一聲雷震驚俄國知識界,崛起成為俄國文壇巨星;卻於短短四年之後的一八四一年,在一場決鬥中身亡,一顆萬眾矚目的巨星戲劇性地殞落。萊蒙托夫精力充沛,天才洋溢,下筆神速,雖在流放邊疆、效命沙場的軍旅生活中,卻也完成不少驚世巨作。他短短的一生留下四百多篇抒情詩、二十七篇長詩、五部劇作、小說若干篇(但真正完成的長篇小說,只有《當代英雄》一篇)。其中,有不少是俄國人不論男女老幼,都能朗朗上口的詩篇,或是後世學者作家稱頌不已的傳世之作。萊蒙托夫短暫的生命,卻在俄國文學史上留下永恆的光亮。

萊蒙托夫的重要的小說——《當代英雄》(1840),受到不少傑出文學家的大力推崇。例如,托爾斯泰認為《當代英雄》是一部「非凡巨著」,更將其中的《塔曼》譽為「俄羅斯散文體小說中最完美的一篇」;契訶夫則表示,他把《當代英雄》當作學校課本,讀之再讀,從中學習寫作技巧。

本人有幸接受啟明出版公司委託翻譯這部小說,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本人一直很喜歡《當代英雄》這部作品,也曾針對它寫過論文,因此很樂意透過自己的翻譯,讓國人分享這部作品的力與美;憂的是,唯恐自己才學不足、文筆不佳,有負啟明出版公司之美意,無法將《當代英雄》之精髓,呈現給國內讀者。

對於《當代英雄》的翻譯,本人在忠於俄語原文的條件下,力求譯文符合漢語使用習慣與通達順暢為原則,俄式的漢語句型是本人所極力避免的。不過,也必須承認,本人在翻譯過程並非處處得心應手。原因不外有二:其一,俄語與漢語在語法結構、修辭方法與使用習慣等方面,存在著不少的差異;其二,顯然本人的語文能力,不論是俄語或漢語,仍有不少努力與加強的空間。

另外,讓譯文讀者達到原文讀者同樣的感受,是翻譯的最高境界,雖然這是很困難、甚至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本人也朝這目標在努力。這目標也左右了本人翻譯的若干原則。例如,《當代英雄》的《貝菈》這篇小說中,故事衝突的焦點之一──卡茲比奇的駿馬,「卡拉格斯」,這詞來自突厥語,意思是「黑眼睛」,由於絕大多數俄文讀者不了解「卡拉格斯」的原意,因此,本人決定在譯文中採用音譯,而將這詞的意譯列於註腳中;《當代英雄》的《梅麗公爵小姐》這篇小說中,角色間的對話,或者故事的敘述,夾雜不少法文,由於絕大多數俄文讀者並不懂得法文,本人在譯文中也直接將這些法文列出,不予翻譯,也是將漢語翻譯放在註腳中。兩種情況,原則一致,都是希望漢語讀者能獲得俄語讀者同樣的感受,雖然本人知道,這對漢語讀者確實造成不便。

最後,特別表明,本書翻譯所根據的俄文原文版本是:М. Ю. Лермонтов. Герой нашего времени. «М. Ю. Лермонтов. Сочинения.», т. 2. Москва: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Правда», 1990.

翻譯本來就不是簡單的事,再加上本人才疏學淺,想必譯文中會有讓人不滿意的地方,若蒙讀者或各方專家不吝指正,本人將不勝感激。

宋 雲 森
台北木柵,2012年9月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