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連載開始
2015-12-12
連載頻率
不定期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簡介
回家的路上,男子一邊翻閱家鄉的報紙,一邊整理著這趟旅程的心情;突然,報上的一則新聞震懾住他,因為那正是他──馬悌亞・琶斯卡的死亡消息。然而,馬悌亞・琶斯卡的死亡將是一次重生的機會,讓他得以逃離過去悲慘的日子、選擇想過的生活、決定與誰交集、前往想去的城市、取一個喜歡的名字──似乎此時此刻,他的人生才終於輪到自己做主,他要親手建築一個滿意的人生。於是馬悌亞・琶斯卡開始了一趟未知的旅程……
紙本已經出版

前言 | 2015-12-13 22:26:57

這世上我所確知的事情有那麼一兩件,其實應該說就那麼一件,那就是—我曾經叫做馬悌亞

前言二(哲學性前言)作為一種辯解 | 2015-12-13 22:27:49

開始寫作的點子,或說建議,來自於我那德高望重的朋友埃利舟˙裴雷格里諾托神父。博卡

家與鼴鼠 1/2 | 2015-12-13 22:29:21

一開始的時候我曾說過我認識我的父親,我話說得太快了。我沒能認識他。他死的時候,我

家與鼴鼠 2/2 | 2015-12-30 11:16:31

我和貝爾托哥哥長大以後,我家的財產大半已蒸發得精光,但要不是那個竊賊染指我們的

就是這麼回事 1/4 | 2015-12-30 12:29:09

某天打獵時,我停下腳步,一個怪異的物品令我吃驚不已—有個草垛,中間插著一枝竿子

就是這麼回事 2/4 | 2015-12-30 12:35:29

歐莉瓦是我們雙濱農場管家,皮葉特羅˙撒爾翁尼的女兒,我跟她從小就很熟。

就是這麼回事 3/4 | 2015-12-30 12:40:07

我不想冒昧地做出失禮的推測。但,我估計,沒錯,培斯卡托瑞寡婦瑪莉安娜˙棟迪這樣

就是這麼回事 4/4 | 2015-12-30 12:41:09

那麼,究竟為什麼緣故,大約在一個月之後,馬拉尼亞先是怒氣攻心地揍了他的妻子一頓

催熟 1/4 | 2015-12-30 12:46:37

老巫婆仍然嚥不下這口氣: 「你幹了什麼好事?」她質問我:「你說啊!你像賊

催熟 2/4 | 2015-12-30 12:50:14

兩天後,絲柯拉絲堤卡姑媽就像平常那樣,氣沖沖地來到,我推想,應該是瑪爾格莉塔找

催熟 3/4 | 2015-12-30 12:55:26

一開始的幾個月,和羅米特里共事非常有趣。我沒辦法讓他瞭解到,他已經被市政府辭退

催熟 4/4 | 2015-12-30 13:00:14

第一次發現自手裡已經不知不覺地拿著從其中的一個書架所取下的一本書時,我感到毛骨

噠咔噠咔噠咔 1/4 | 2015-12-30 13:13:05

她,那顆象牙製的小球,隻身在那兒,在輪盤裡,朝著與數字轉盤相反的方向優雅地奔跑

噠咔噠咔噠咔 2/4 | 2015-12-30 13:16:09

我在第一個賭房裡左側的賭桌上押了我的第一筆賭注,只有少少幾個法郎銀幣。我隨便選

噠咔噠咔噠咔 3/4 | 2015-12-30 13:19:23

我觀察所有的人。我人生地不熟,舉手投足仍然很笨拙,我希望自己也能看起來稍微自在

噠咔噠咔噠咔 4/4 | 2015-12-30 13:20:20

我曾經認識一個值得尊敬的人,而因為他特出的聰明才智,他甚至值得人們十足的欽佩—

換車 1/3 | 2016-01-15 14:03:16

我心想: 「我要把雞籠農場贖回來,退隱到那裡去,在鄉下當個磨坊主人。人最

換車 2/3 | 2016-01-15 14:11:20

我手中還拿著報紙,我把報紙翻了過來,看看會不會在第二版找到一些比喇嘛的贈禮更好的

換車 3/3 | 2016-01-15 14:16:17

我走進了車站大廳。 幸運的是,那個鎮裡唯一的一個馬車伕還在那兒跟鐵路局的

阿德里亞諾・麥斯 1/4 | 2016-01-15 15:19:48

我馬上著手開始為自己改頭換面,這麼做倒不是為了欺騙別人,事實上,是他們自己欺騙

阿德里亞諾・麥斯 2/4 | 2016-01-15 15:31:56

我跟所有關於過往人生的回憶切割得一乾二淨,一心一意想要從即刻展開全新的生活;我

阿德里亞諾・麥斯 3/4 | 2016-01-15 15:35:11

我住哪裡呢?有點居無定所。先是在尼斯。混亂的記憶:馬塞納廣場、海濱大道、車站大

阿德里亞諾・麥斯 4/4 | 2016-01-15 15:36:46

或說回來,我幾乎也只跟自己、為自己而活。我偶爾會跟旅館老闆、服務生、鄰桌的客人

薄霧 1/4 | 2016-03-08 15:46:55

我陶醉在旅行的樂趣與全新的自由當中,根本沒注意到新生後的第一個冬季是否嚴寒、多雨

薄霧 2/4 | 2016-03-08 16:24:19

我的幸運之處──我得如此說服自己──我的幸運之處恰好是這一點:我擺脫了妻子、岳母

薄霧 3/4 | 2016-03-08 16:27:50

他住過那裡?糟了,我得轉移話題! 「是嗎?」我連忙告訴他:「那應該

薄霧 4/4 | 2016-03-08 16:30:15

「我今後就這樣孑然一身,自生自滅,就像目前這樣!」 沒錯,但關於這

聖水盆與煙灰缸 1/4 | 2016-03-08 16:38:29

幾天後,我來到了羅馬,想定居於此。 為什麼選在羅馬而不是其他的地

聖水盆與煙灰缸 2/4 | 2016-03-08 17:02:13

她的父親,安瑟爾莫・琶雷阿里,這老頭不只頂著泡沫頭巾來給我應門,他的腦袋裡想必也

聖水盆與煙灰缸 3/4 | 2016-03-08 17:15:26

我赫然發現自己處在某種似是而非的狀態中。對於所有那些誰認識我的人而言──不管這樣

聖水盆與煙灰缸 4/4 | 2016-03-08 17:18:43

「麥斯先生,這種譬喻已經過時了!大腦要是壞了,靈魂當然會顯得癡呆或瘋狂之類了。真

夜晚觀河 1/6 | 2016-03-08 18:58:30

漸漸地,隨著我的房東對我表現出愈來愈多的關愛與善意,我們彼此之間也愈發熟悉,但同

夜晚觀河 2/6 | 2016-03-08 19:13:53

我之所以提到這件事,並非想要拿這個見義勇為的善行來誇口,而是想表達一項義舉所帶來

夜晚觀河 3/6 | 2016-03-08 19:19:21

我注意到,就連從來不會問我任何冒失問題的阿德里亞娜也豎起耳朵,專心聆聽我如何回答

夜晚觀河 4/6 | 2016-03-08 19:23:54

「您一定是個冷血無情的人,」某次卡波拉雷小姐如此對我說道:「假使您說 您這輩子沒

夜晚觀河 5/6 | 2016-03-08 19:30:35

如今我看她的眼神已不一樣。但這一個月以來,難道她不也已脫胎換骨?她那稍縱即逝的眼

夜晚觀河 6/6 | 2016-03-08 19:37:04

琶皮阿諾立刻快步迎向她。 「您去睡吧!」他向卡波拉雷小姐命令道

眼睛和琶皮阿諾 1/5 | 2016-03-08 19:57:17

「他們要用木偶劇演出古希臘悲劇奧瑞斯的故事吔!」安瑟爾莫・琶雷阿里先生跑來向我宣

眼睛和琶皮阿諾 2/5 | 2016-03-08 20:01:32

我還沒弄清楚那天晚上我藏身在百葉窗後所發現的那一切。看上去,琶皮阿諾見到我本人之

眼睛和琶皮阿諾 3/5 | 2016-03-08 20:10:10

「抱歉,女士,」這時,為了找個方法安慰她,我向她建議道:「您何不租一台鋼琴?要是

眼睛和琶皮阿諾 4/5 | 2016-03-09 14:14:59

一天晚上,我看見他帶了一個人回家,那人一邊進門,一邊拿著一支棍子朝著地板敲,好像

眼睛和琶皮阿諾 5/5 | 2016-03-09 14:23:35

後來發生的一件事更把我給嚇個半死;幾天以後,我在房間裡看書的時候,聽見走廊那兒傳

小燈籠 1/5 | 2016-03-09 14:52:53

四十個暗無天日的日子。 手術很成功,成功得不得了。唯一美中不

小燈籠 2/5 | 2016-03-09 14:59:53

但麥斯先生,如果我們的燈籠裡頭缺少詩人的燈籠裡那維持燈火燃燒的聖油,那該怎麼辦?

小燈籠 3/5 | 2016-03-09 15:09:26

不過經過了幾個晚上以後,關於那些檢驗的方法,我發現安瑟爾莫先生一個也沒用上。那不

小燈籠 4/5 | 2016-03-09 15:17:36

那天,她和她的父親一起走進我的房裡,而後者聽了我的提議以後如此說道:

小燈籠 5/5 | 2016-03-09 15:28:12

「我們人類欺騙起自己可是輕而易舉!尤其是當我們選擇寧願可信其有的時候……」

馬可斯的神奇事蹟 1/3 | 2016-03-09 16:10:36

我感到焦躁嗎?不,一點也不。然而,我一方面對此充滿好奇心,另一方面也擔心琶皮阿諾

馬可斯的神奇事蹟 2/3 | 2016-03-09 16:24:06

我在黑暗中尋找阿德里亞娜的手,她的手很冰冷,而且微微地顫抖著。我體諒她內心的恐懼

馬可斯的神奇事蹟 3/3 | 2016-03-09 16:33:40

顯然,琶皮阿諾的弟弟西皮佑內遵照著哥哥的特別指示,在黑暗的掩護下摸了進來。他的確

我和我的影子 1/5 | 2016-03-09 16:41:26

好幾次,我在夜深人靜時醒來(而今天這種情況下,夜晚可一點也不寧靜),在黑暗與寂靜

我和我的影子 2/5 | 2016-03-09 16:56:36

有人在我房門上敲了兩下,我整個人從單人沙發上跳了起來。是她,阿德里亞娜。

我和我的影子 3/5 | 2016-03-09 17:02:55

阿德里亞娜勉強擠出一絲微笑。 「假使,」她說:「假使

我和我的影子 4/5 | 2016-03-09 17:11:13

而我?我能做些什麼?去告發他?怎麼個告法?不行,不行,門都沒有!我根本束手無策!

我和我的影子 5/5 | 2016-03-09 17:21:35

我用雙手摀住臉;跌坐在沙發上。 唉,我當個流氓都不

米涅娃的肖像畫 1/7 | 2016-03-09 17:58:23

門還沒打開,我便嗅到房子裡氣氛不對勁,我聽見琶皮阿諾和琶雷阿里彼此咆哮著。這時,

米涅娃的肖像畫 2/7 | 2016-03-09 18:20:35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我根本不可能已經找回了他偷走的那筆錢。原本已經事蹟敗露的他想把罪

米涅娃的肖像畫 3/7 | 2016-03-09 18:29:31

「她不相信?為什麼不呢?」我不懷好意地大笑,然後對卡波拉雷小姐如此說道:「那可是

米涅娃的肖像畫 4/7 | 2016-03-09 18:41:29

這時,米涅娃,那隻已經上了年紀的小母狗,用牠那低沉沙啞的聲音聲嘶力竭地叫著,搞得

米涅娃的肖像畫 5/7 | 2016-03-09 18:46:12

最後,終於有個僕人前來稟告貝爾納德茲的來臨,他出現的時候,看起來滿頭大汗,好像他

米涅娃的肖像畫 6/7 | 2016-03-09 18:52:15

「您在說些什麼啊!我不會去的!」他打斷了我:「您可以向我要求我為您做任何其他的事

米涅娃的肖像畫 7/7 | 2016-03-09 19:03:14

我第一眼看見他便已感到芒刺在背──更別提現在得聽他長篇大論了!後來,我再也無法忍

重生 1/4 | 2016-03-10 14:11:09

我來到火車站時,正好趕上十二點十分開往比薩的火車。 我買了

重生 2/4 | 2016-03-10 14:40:35

我估計在比薩停留個幾天會比較保險,這樣一來,馬悌亞・琶斯卡再度出現在米拉紐一事與

重生 3/4 | 2016-03-10 19:39:12

我抵達的時候,柔貝爾托正在他的莊園裡採收葡萄。再度見到記憶中那美麗的海灣,我的心

重生 4/4 | 2016-03-10 19:43:49

「你還笑得出來?」 「我笑!我笑!我當

已故的馬悌亞・琶斯卡 1/6 | 2016-03-10 19:56:28

我擺盪在焦慮和憤怒之間(我不清楚到底哪一種情緒比較激烈,但也許──不管是焦慮的憤

已故的馬悌亞・琶斯卡 2/6 | 2016-03-10 19:59:13

「誰?」裡頭傳來尖叫的聲音。 「馬、

已故的馬悌亞・琶斯卡 3/6 | 2016-03-10 20:04:46

她淚流滿面地抬起頭來望向我,然後用一種嗚咽破碎的聲音結結巴巴地說道:

已故的馬悌亞・琶斯卡 4/6 | 2016-03-10 20:08:28

我又爆出一陣大笑。 「吃醋了嗎?吃我的醋?算了吧!

已故的馬悌亞・琶斯卡 5/6 | 2016-03-10 20:11:39

「你真愛說笑!……」波密挪回答道,然後聳了聳肩。

已故的馬悌亞・琶斯卡 6/6 | 2016-03-10 20:15:33

我一邊動身,一邊觀察往來的路人。什麼嘛!沒有人認出我?可是我現在長得跟從前幾乎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