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標題
聖水盆與煙灰缸 3/4
刊登日期
2016-03-08 17:15:26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我赫然發現自己處在某種似是而非的狀態中。對於所有那些誰認識我的人而言──不管這樣是好是壞──我已經擺脫了活著的人所能面臨的最揮之不去的惱人念頭──那個關於死亡的念頭。天知道在米拉紐有多少人會說道:

「這個走運的傢伙,他解脫了!不論如何,他的問題已經解決了。」

但其實,我根本沒解決任何問題。現在,我手裡捧著安瑟爾莫・琶雷阿里的書,而我在這些書裡讀到,死人,真正的死人處在一種跟我相同的狀態中,這些人,特別是自殺身亡的人,待在欲界層層的「殼」裡,而«星芒世界»一書(依照神智學的觀點,星芒世界乃肉眼不可見的世界的第一層)的作者利德彼特先生將這些人描繪為「受到各種人類慾望所刺激,卻無法滿足任何欲望的人」因為他們已經不再具有肉體,儘管他們並不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了肉體。

「天啊,」我心想:「我差一點就信以為真,以為其實我已經溺死在雞籠農場,而只是誤以為自己還活著而已。」

某些瘋狂的想法具有傳染性,此乃重所皆知之事。儘管一開始我曾加以抵抗,最後我還是感染了琶雷阿里的瘋狂。這並不是說我真的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其實,要是真的死了,也不算什麼慘事,因為只有死亡的過程比較難熬,一旦死了以後,便一了百了,我可不認為會有任何死人會傻到想要死而復生。我只是突然意識到,我還得死一次──這才悲慘!之前,我哪還記得這一點?雞籠農場自殺事件發生之後,我當然只看得見在我眼前展開的新生。而現在:安瑟爾莫・琶雷阿里先生不斷把死亡的陰影擱到我眼前。

這個好傢伙嘴裡吐不出別的!但他滿腔熱情地談論著這個話題,講到激動的時候,便會爆出某些不尋常的意象和詞語,而聽著聽著,想要一走了之逃到別的地方去住的願望都會瞬間煙消雲散。除此之外,儘管在我眼中,琶雷阿里先生的信仰和教條看起來是那麼的幼稚,卻叫人聽了很放心;因為,不幸的是,我早晚會真正死去的這個念頭已經佔據了我的心房,聽到他滿口死亡經,我感覺還不錯。

有一天他唸了斐諾的一本書裡的一段文字給我聽,然後問我:「這算是哪種道理?」,那段話背後的哲學觀點是如此的陰森恐怖,活像是個染有嗎啡毒癮的挖墓人所作的夢,這本書探討人體的分解後所滋生的蛆蟲的一生。「這算是哪種道理?物質,沒錯,我們就假設所有的一切都是物質好了。但也存在著不同形式、種類與特質的物質吧!有石頭,也有不可捉摸的乙太呀!就拿我自己的身體來說好了,有指甲、牙齒、毛髮,甚至還有細緻的眼部組織。沒錯,先生,誰說你們不對了?我們稱為靈魂的那個東西也許也是物質,但你們願不願意向我承認,那跟指甲、牙齒或毛髮不是同一種物質;靈魂想必跟乙太或其他東西一樣,都是物質。乙太可以被假設為一種物質,靈魂卻不能嗎?這算是哪種邏輯?沒錯,先生,是物質。跟隨著我的思路,然後您便能看到我作了一切讓步以後所達到的結論。我們現在要談大自然。當今我們認為人類是數不清的世代所衍生出來的產物,對吧?我們認為人類是大自然經過漫長的時間所創造出來的一個產物。而您,親愛的麥斯先生,您認為人類也是一種野獸、很殘忍的野獸,而整體而言人類是種乏善可陳的生物是吧?這點我也不反駁,而且我還要說:好的,在生物的等級中,人類佔據著一個不是很高的地位;我們姑且說,蟲蟻和人類之間,也只不過是八個、七個,或說五個等級的差別好了。但老天!大自然可是持續努力了千千萬萬個世紀才攀升了這五個等級,從蟲蟻演化到人類;大自然的演化需要時間,不是嗎?物質得在形式和實質上慢慢達到第五階段,演化成人類這種野獸,演化成會偷竊、撒謊、殺戮的人類,但麥斯先生!它也能演化出有能力撰寫«神曲»的人類,或像您的母親和我的母親那種犧牲自己成全他人的人啊!然後,突然有一天—啪的一聲!──一切又再度歸零?這算是哪種道理?但厲害的是,會變成蛆蟲的是我的鼻子、我的腳,而不是我的靈魂!是的,先生,靈魂也是一種物質,誰說不是了?但它跟我的鼻子或腳可不是同一種物質。這樣有道理了吧?」

「抱歉,琶雷阿里先生,」我反駁道:「一個偉人去散步,他摔了一跤,撞破了頭,然後變成一個白痴。靈魂在哪裡?」

安瑟爾莫先生杵在那裡兩眼發直,彷彿有塊大石頭突然砸到了他的腳一樣。

「靈魂在哪裡?」

「對,不管是您還是我,我雖然不算是個偉人,但也……算了,我只是在想:我去散步,我摔了一跤,撞破了頭,然後變成一個白痴。靈魂在哪裡?」

琶雷阿里先生緊握著雙手,帶著一種溫而同情的表情,回答道:

「看在老天爺的份上,親愛的麥斯先生,為什麼您想摔一跤,撞破頭呢?」

「我只是假設……」

「用不著那樣,先生,您盡管安心地散您的步。拿老年人當例子好了,他們不用摔跤跌破頭就很可能失智癡呆。那麼,您想說什麼呢?您想藉著這件事證明身體一旦毀壞,靈魂也隨之消散,您想證明其中的一方毀滅會連帶導致另一方的毀滅是吧?不好意思!但請您也想像一下相反的觀點,想像一下有人的身體已經精疲力竭,靈魂卻綻放出無比的光芒,像是體弱多病的詩人李歐帕迪那樣!還有許多像是教宗良十三世那樣的長者!所以說呢?試著去想像一架鋼琴和一個演奏家──彈著彈著,鋼琴突然走音了,有個琴鍵發不出聲音;兩三條琴弦斷掉了,儘管如此,我要挑戰這個觀點!沒錯,樂器壞成這樣,不管音樂家的才華有多好,他一定演奏得不好。但即使鋼琴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難道演奏家就不存在了嗎?」

「這麼說,人的大腦是那架鋼琴,而演奏家是靈魂囉?」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