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標題
眼睛和琶皮阿諾 3/5
刊登日期
2016-03-08 20:10:10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抱歉,女士,」這時,為了找個方法安慰她,我向她建議道:「您何不租一台鋼琴?要是能聽您演奏,我會感到非常、非常地榮幸;您……」

「不,」她打斷我:「我還有什麼好彈的!對我而言,那一切都已經結束了。現在的我只能亂彈一些不三不四的歌曲。夠了。一切都結束了……」

「可是,特任丘・琶皮阿諾先生,」我大膽地追問道:「他有承諾要把那筆錢還給您嗎?」

「他?」卡波拉雷小姐全身因憤怒而顫抖,她立刻回答道:「誰又要求過他還錢了!對,現在他向我承諾了,要是我幫他……沒錯!他需要幫忙,而他找的竟然是我;他居然有辦法厚著臉皮跟我提那件事,還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幫忙?幫什麼忙?」

「幫他完成另一個齷齪的勾當!您懂了嗎?我看您已經懂了吧。」

「阿德里……他……他打阿德里亞娜小姐的主意?」我結結巴巴地說。

「沒錯。他要我去說服她!他竟然找我,您明白嗎?」

「說服她嫁給他?」

「當然囉。而您知道為什麼嗎?他有,或者,應該說,那個不幸的女人有一筆大約是一萬四或一萬五千里拉的嫁妝,這筆嫁妝原本是她姊姊的,但那男人現在必須把這筆錢還給安瑟爾莫先生,因為麗塔身後並沒有留下任何的子嗣。我不知道他耍了什麼花樣。他要求他們給他一年的時間還錢。而現在,他希望……噓……阿德里亞娜要過來了!」

阿德里亞娜向我們走了過來,看起來比平時還要羞澀畏縮。她用手摟住卡波拉雷小姐的腰,然後微微地向我點頭示意。聽了剛剛卡波拉雷小姐向我吐露的那番話之後,看見她如此的溫順,幾乎像個奴隸般地屈從於那個邪惡騙徒的霸道欺負,我的心中便燃起一股無名火。但不久以後,琶皮阿諾的弟弟也像個影子般地跟著來到露台上。

「他來了,」卡波拉雷小姐低聲對阿德里亞娜說道。

後者瞇起雙眼,露出苦澀的微笑,然後她搖了搖頭,從露台走開,臨走時對我說道:

「我先告辭了,麥斯先生。晚安。」

「因為眼線也來了!」卡波拉雷小姐在我耳邊低聲說道,並向我使了個眼色。

「可是阿德里亞娜小姐究竟在害怕些什麼呢?」怒火中燒的我脫口而出:「難道她不明白,她這種態度只會讓那個惡霸變得更加盛氣凌人嗎?您知道嗎,女士?我必須承認我很羨慕那些懂得品味生活,並且活得興致盎然的人,而我也很佩服他們。在那些甘願委屈自己作奴隸的人和那些立志要作主的人之間,我比較欣賞後者──儘管他們這麼做多半是出於傲慢。」

卡波拉雷小姐注意到了我激昂的情緒,於是,她帶著一種挑釁的口氣對我說道:

「那您呢?您自己為什麼不當那個率先挺身而出的反叛者?」

「我?」

「沒錯,就是您!」她一邊注視我的雙眼,一邊搧風點火地說道。

「但這與我何關?」我回答道:「我唯一的反叛方式就是離開這裡。」

「好吧,」卡波拉雷小姐話中有話地作出結論:「但也許這正是阿德里亞娜不願意看見的事。」

「她不願意看見我離開?」

她揮舞著那條破爛的手帕,然後把手帕纏在一根手指上,嘆口氣說道:

「天曉得呢!」

我聳了聳肩。

「晚餐!我要去吃晚餐了!」我大聲嚷嚷地離去,留下啞口無言的她在露台上。

我決定今晚立刻開始行動,經過走廊的時候,我在行李箱前停了下來,西皮佑內・琶皮阿諾仍然窩在那兒。

「對不起,」我對他說道:「您難道沒有其他更舒服的地方可待嗎?您在這裡擋了我的路。」

那傢伙只是呆滯地盯著我看,兩眼茫然,一動也不動。

「您聽懂我的意思了嗎?」我一逼促他,一邊猛搖他的一隻手臂。

但我根本是在跟牆壁說話!這時,走廊盡頭的門打開了,阿德里亞娜從裡面走了出來。

「拜託您,小姐,」我對她說道:「您想想辦法告訴這個可憐的孩子,讓他坐到別的地方去吧。」

「他有病,」阿德里亞娜試圖為他辯解。

「對啦,正是因為他有病!」我反駁道:「待在這裡對他不好,這裡不通風……而且,這樣子窩在一個行李箱上……您要我自己去跟他哥哥說嗎?」

「不,不用了,」她連忙回答道:「您可以放心,我會去跟他說的。」

「您自己也明白,」我接著說:「我可不是個君王,我不需要哨兵在門口站崗。」

那天晚上之後,我失去了自制力;我開始公開地對柔弱的阿德里亞娜施壓;我閉上眼睛,不加思考地放縱在自己的感情裡。

這個令人憐愛的小媽媽!起初,她看起來像是被兩股力量拉扯著,懸吊在恐懼與希望之間。她不敢有所冀望,因為她猜想我的所作所為純粹是出於怒火;但另一方面,我也感覺到,她之所以會恐懼,也是因為目前為止她都在心底偷偷地,幾乎是不自覺地期盼著不要失去我;眼前,我充滿決心的態度帶給她希望,因此,她也無法完全屈服於她的恐懼。

她的迷惑與細膩、老實與謹慎,讓我無法跟坦誠地面對自己的情感,轉而更奮力地與琶皮阿諾暗中較勁。

起初,我以為琶皮阿諾會拋開他平常那些虛情假意的恭維與禮數,來找我正面對決。但他並沒有這麼做。他順從我的意思將他弟弟和行李箱從那個「崗位」撤離,他甚至開始在我面前取笑阿德里亞娜那尷尬、無所適從的模樣。

「您要多包涵啊,麥斯先生!我這個小姨子羞澀得像個小修女似的!」

他令人意想不到地放低了姿態,變得非常隨和,搞得我完全摸不著頭緒。他究竟在演哪齣呢?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