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標題
小燈籠 4/5
刊登日期
2016-03-09 15:17:36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那天,她和她的父親一起走進我的房裡,而後者聽了我的提議以後如此說道:

「不就是那一套,麥斯先生!」他嘆了口氣道:「宗教,就如同科學一樣,一碰到這個問題,便固執得像頭驢似的,讓人看不清楚狀況。而我已經跟我女兒講解過很多次了,其實我們的實驗既不牴觸宗教,也不牴觸科學啊!相反地,特別是在宗教這一塊,這些實驗甚至為宗教所主張的那些真理提出了證據。」

「但假使我心裡感到害怕呢?」阿德里亞娜反駁道。

「怕什麼呢?」她的父親回嘴道:「怕見到證據嗎?」

「也許是怕黑吧?」我補充道:「小姐,到時候,我們都會陪在妳身邊!難道您想成為唯一缺席的那個人?」

「可是我……」阿德里亞娜遲疑地回答道:「可是我不相信這一套,對……我沒辦法相信,而且……我哪知道!」

她說不出其他的東西了。然而,從她尷尬的語調,我瞭解到,令她裹足不前而不願意參加那些實驗的,不僅僅是宗教信仰。她提出來當作藉口的那份恐懼,恐怕另有原因,然而安瑟爾莫先生卻不疑有他。也許她不忍心去看那一場猴戲?看自己幼稚的父親被琶皮阿諾和卡波拉雷小姐玩弄於股掌之間?

我沒勇氣再堅持下去。

然而她,她彷彿看出被她拒絕我會感到多麼失望,而在昏暗的房裡脫口而出:「但話說回來……」,而我立刻飛快地抓住機會說道:

「啊,太好了!這麼說您會加入我們囉?」

「只有明晚這次。」她面帶微笑地讓步了。

隔天,很晚的時候,琶皮阿諾來到我房間佈置場地:他帶來了一張長方形,沒有抽屜、沒有上漆而且有點寒酸的杉木小桌;他在房間的一個角落裡清出了空間;繫了條繩索,並在上頭掛了條床單;然後擺了一把吉他、一只上頭掛著許多小鈴鐺的狗項圈,和其他林林總總的東西。這些準備工作是在方才所提到的那盞紅色玻璃燈籠的燈光下完成的。琶皮阿諾一邊佈置著──而當然囉!──另一方面,他那張嘴可是一刻也沒有停過。

「您要知道!這條床單的功能是……我也不知道,是……就這麼說好了,它是拿來蒐集那股神秘力量的……麥斯先生,到時候,您會看見床單抖動起來,像一張風帆一樣張開,有時會發出一些奇異的,幾乎可說是星芒般的光芒。沒錯,先生!我們目前還沒辦法做到『顯靈』的地步,但讓光芒顯現倒是可以──您就拭目以待吧!且看今晚席爾維婭小姐的狀況如何。她能跟一位從前一起在學院就讀的老朋友溝通,那傢伙十八歲的時候得了肺結核而蒙主恩寵。他來自……不知道,我想,他應該是巴塞爾人吧,但隨著家人來到羅馬定居。您要知道,他可是個音樂天才──但死神卻在他的才華開花結果前殘酷地奪走了他的性命。至少卡波拉雷小姐是這麼說的。甚至在她發現自己有這種通靈能力之前,她便能夠與馬可斯的靈魂溝通。是的,先生,馬可斯就是他的名字……等等,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他的全名應該是馬可斯・歐利茲。是的,先生!她一旦被這個靈魂所附身,便會即興演奏鋼琴,有幾次,甚至一直彈到昏倒在地,不醒人事。有一天晚上,街上甚至聚起了一群人,在她演奏完畢之後為她鼓掌叫好……」

「而卡波拉雷小姐幾乎被嚇到了,」我靜靜地補上一句。

「啊,您知道這件事啊?」琶皮阿諾杵在那兒說道。

「她親口告訴我的。換句話說,令那些人拍手叫好的,其實是馬可斯的音樂,只是藉著卡波拉雷小姐的手彈奏出來?」

「是啊,是啊!可惜的是,我們家沒有鋼琴。只能找一些比較簡單的旋律,用吉他湊合地彈個幾下。您知道嗎?這會惹馬可斯生氣!有幾次,他甚至把吉他的弦給扯斷了……總之,您今晚自己會聽到。嗯,我看,這些東西差不多都弄好了。」

「我說特任丘先生,您說說看,我是好奇說……」在他離開前,我特意問他道:「您相信這一套嗎?真的相信嗎?」

「呃……」他立刻回答道,彷彿他早料到我會有此一問:「老實說,我半信半疑。」

「我就說嘛!」

「喔!不過這可不是因為實驗在黑暗中進行呦,這點我們可要說清楚!那些現象、展示是真實的,我們只得承認那些都是無法否認的事實。我們總不能連自己都不相信吧……」

「有何不可?我們當然可以!」

「這話怎麼說?我不懂!」

下一章:小燈籠 5/5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