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標題
馬可斯的神奇事蹟 1/3
刊登日期
2016-03-09 16:10:36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我感到焦躁嗎?不,一點也不。然而,我一方面對此充滿好奇心,另一方面也擔心琶皮阿諾會丟人現眼。我理當有種看好戲的心態,但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因為,假使演員的演技極為生硬拙劣,做觀眾的哪能不為此心生憐憫,或者說,哪能不感到敗興,並為他們捏一把冷汗呢?

「有兩種可能性,」我心想:「他要不然就是手段極為高明,要不然就是硬要坐在阿德里亞娜身邊的念頭把他衝昏頭了,以至於他沒有看見,要是貝爾納德茲、裴琵塔、我和阿德里亞娜感到索然無味,沒有滿足感,我們最後影可能看穿他的把戲。其中,阿德里亞娜最容易察覺真相,因為她坐得離他最近;況且她本來就懷疑其中有詐,早有心理準備。她沒能坐在我身旁,也許此刻她正在自問為何要待在這兒目睹這場對她而言不僅毫無趣味、毫無價值,又褻瀆神明的鬧劇。而另一方面,貝爾納德茲和裴琵塔想必也有同樣的疑問。琶皮阿諾原先想把我和潘托加達送做堆的意圖已經失敗,為什麼他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難道他如此信任自己的能力?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我這樣左思右想的同時,根本沒有考慮到卡波拉雷小姐。而突然間,半夢半醒的她喃喃地說起話來。

「圓圈,」她說:「必須調整圓圈……」

「馬可斯已經來了嗎?」安瑟爾莫這位好好先生善體人意地問道。

但過了好一陣子卡波拉雷小姐才回答了這個問題。

「是,」然後她很痛苦,幾乎是呼吸困難地說道:「今……今晚……來的人太多了……」

「這是真的,沒錯!」琶皮阿諾脫口道:「可是,我覺得我們這樣很好呀。」

「安靜!」琶雷阿里厲聲說道:「讓我們聽聽馬可斯怎麼說。」

「這個圓圈,」卡波拉雷小姐接著說道:「他認為圓圈排得不夠均衡。這裡(她舉起我的手),這一側有兩個女人坐在一起。安瑟爾莫先生最好跟潘托加達小姐交換一下位子。」

「馬上!」安瑟爾莫先生大聲說道,並站起身來:「來,小姐,請您坐到這裡來!」

而這一次,裴琵塔並沒有反抗。她坐到畫家的旁邊去。

「然後,」卡波拉雷又說道:「坎蒂妲女士……」

琶皮阿諾打斷她:

「坐到阿德里亞娜的位子,是吧?我原本便這麼想。這樣子好極了!」

阿德里亞娜一坐到我身旁,我便很用力、很用力地握緊她的手。同一時間卡波拉雷小姐緊握了我的另一隻手一下,彷彿在問我:「這樣您開心了吧?」「當然啦,開心得不得了!」我也捏了捏她的手回應她,順便向她傳達:「現在隨便你們了,你們喜歡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安靜!」這時候,安瑟爾莫先生叱喝道。

但哪有誰吭聲了?誰?小茶几!四個敲擊聲:「熄燈!」

我發誓我沒聽見敲擊聲。

然而,燈籠熄滅之後,發生了一件把我所有的假設都打亂的怪事。卡波拉雷小姐發出了尖銳無比的嚎叫聲,我們所有人都從凳子上跳了起來。

「點燈!點燈!」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重重的一拳!卡波拉雷小姐的嘴巴被狠狠地揍了一拳──她的牙齦流出汩汩的鮮血。

裴琵塔和坎蒂妲女士猛然站起身來,一副驚恐萬分的模樣。就連琶皮阿諾也起身點燃了燈籠。阿德里亞娜立即把手從我的手中抽開。貝爾納德茲的臉泛著紅光,他手中拿著一枝點燃的火柴,臉上帶著一抹介於驚喜和不可置信間的微笑,而陷入恐慌的安瑟爾莫先生則自顧自地重複說道:

「被打了一拳!這該怎麼解釋呢?」

我也心神不寧地問了自己同樣的問題。卡波拉雷小姐被打了一拳?所以說,換位子那件事並不是他們兩個之前協議好的。那一拳?所以說,卡波拉雷小姐忤逆了琶皮阿諾的意思。那現在又如何?

現在,卡波拉雷推開凳子,用手帕捂著嘴巴抱怨著,她說她不想再做這件事。而裴琵塔・潘托加達則放聲尖叫:

「先生女士,多謝瞭!多謝瞭!來這裡是會挨拳頭的!」

「沒有!沒這回事!」琶雷阿里先生驚呼道:「先生女士們,這件事很奇怪,這可從來沒發生過!我們應該找出一個解釋。」

「從馬可斯那裡?」我問道。

「對啊,從馬可斯那裡!問他說,親愛的席爾維婭是不是在位子分配上誤解了他的意思?」

「非常有可能!這非常有可能!」貝爾納德茲笑著大聲說道。

「您呢?麥斯先生?您對此有何看法?」琶雷阿里問我,他對貝爾納德茲實在沒啥好感。

「哦,那當然,看起來的確有這種可能。」我說。

但卡波拉雷小姐斷然地搖頭否認。

「所以說呢?」安瑟爾莫先生繼續說道:「這該怎麼解釋呢?馬可斯施暴!他之前可從來沒有過這種表現啊?特任丘,你說呢?」

特任丘不發一語,在昏暗的燈光的掩飾之下,他只是聳了聳肩,沒有其他的反應。

「好吧,」於是,我對卡波拉雷小姐如此說道:「女士,我們照著安瑟爾莫先生說的去做好嗎?我們向馬可斯尋求一個解釋,但如果他又再次證明自己是個……是個沒有幾分靈性的靈魂,那我們便就此罷手。琶皮阿諾先生,我這麼說好嗎?」

「好極了!」他回答道:「我們問吧,我們儘管問吧。我贊成。」

「但我不贊成,沒什麼好說的!」卡波拉雷小姐衝著他說道。

「您在對我說嗎?」琶皮阿諾說道:「但要是您想就此罷手的話……」

「對,這樣會比較好,」阿德里亞娜膽怯地插嘴道。

但這時,安瑟爾莫先生立刻壓過她的聲音說道:

「膽小的女孩又來了!跟小孩一樣幼稚,真是的!對不起,席爾維婭,我這話也是對您說的!您跟這個靈如此熟識,也知道這是他第一次……好了啦,這樣子就作罷未免太可惜!因為──儘管剛剛那意外的插曲令人感到不愉快──種種現象顯示今晚的能量異常地強烈。」

「太強烈了!」貝爾納德茲一邊大呼小叫,一邊不懷好意地訕笑著,其他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我呢,」我接著說:「我可不想要有人在我這隻眼睛上揍出一個洞……」

「我也不要!」裴琵塔應和道。

「大家坐下!」這時,琶皮阿諾口氣堅定地下令道:「我們就照著麥斯先生的意思做吧。我們想辦法問出一個解釋。如果這一次通靈的過程又太過於暴力的話,我們就罷手不幹。大家就坐吧!」

然後他吹熄了燈籠。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