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標題
馬可斯的神奇事蹟 2/3
刊登日期
2016-03-09 16:24:06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我在黑暗中尋找阿德里亞娜的手,她的手很冰冷,而且微微地顫抖著。我體諒她內心的恐懼,沒有立刻握緊她的手,而是慢慢地愈握愈緊,彷彿要把體溫注入她的掌心,並讓她相信,從現在開始,接下來的一切都會平靜地進行。無疑地,琶皮阿諾想必後悔放任自己暴力的行為,而改變了主意。無論如何,我們有了一點點喘息的時間;此外,黑暗之中,也許我和阿德里亞娜可能會成為馬可斯的目標。「好吧,」我心想:「如果這場遊戲變得難以負荷,我們就很快地結束它吧。我不會讓阿德里亞娜受折磨的。」

同一時間,安瑟爾莫先生跟馬可斯已經說起話來,就像我們平常跟一個在場的真實人物說話那樣。

「你在嗎?」

輕輕地,在茶几上敲了兩聲。他在!

「都好嗎,馬可斯?」琶雷阿里用一種略帶責備又很親熱的語氣問道:「你平常一向那麼好心,那麼溫和,剛剛怎麼會對席爾維婭小姐那麼兇呢?你想告訴我們原因嗎?」

這一次,小茶几先是稍微震動了一會兒,然後,桌子中央發出了三個清脆而實在的敲擊聲。三個敲擊聲──意思是,不,他不想告訴我們。

「那我們也不堅持了!」安瑟爾莫先生繼續說道:「你可能還有點生氣,是吧,馬可斯?我可以感覺得到,我知道你……我知道你的……那你至少告訴我們,你還滿意現在圓圈的排列次序嗎?」

琶雷阿里還沒有問完這個問題,我便感覺到額頭被人迅速地用指尖碰了兩下。

「有了!」我立刻宣佈了這個現象,然後握緊了阿德里亞娜的手。

我必須承認,在那當口,那種突如其來「碰觸」著實在我心中留下了一種詭異的感受。我很確定,要是我及時出手,會一把抓到琶皮阿諾的手,然而……無論如何,那個碰觸的力道是如此的輕柔而準確,有種說不出的奇妙。此外,我再說一次,我根本沒料到會有那個突如其來的碰觸。但為什麼琶皮阿諾選擇了我來展現他的悔改?他想用這種方式安撫我?還是,相反地,那其實是個挑釁?意思是:「你等著看好了,我可是很開心的!」

「太棒了,馬可斯!」安瑟爾莫先生大呼道。

而我,我心想:

「沒錯,太棒了!我巴不得在你後腦勺狠狠地敲一頓!」

「現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房子的主人接著說道:「你願意有所表示,對我們表現出善意嗎?」

茶几傳出五個聲響,命令我們:「說話!」

「這是什麼意思?」坎蒂妲女士如此問道,她已經嚇壞了。

「意思是我們必須說話。」琶皮阿諾鎮定地解釋道。

而裴琵塔:

「對誰說話?」

「您想跟誰說,就跟誰說啊,小姐!比如,您可以跟您隔壁的人說話。」

「大聲說嗎?」

「是的,」安瑟爾莫先生說道:「麥斯先生,這意味著,馬可斯正在為我們準備一個精彩的顯現。天知道……也許是一陣光!說話,我們大家說話吧……」

但說些什麼好呢?我已經對阿德里亞娜的手說了好一陣子的話,唉,除此之外,我再也想不到有什麼好說的了!我對這隻小手講了好長、好纏綿、好動人、好溫柔的一段話,而它也忘情地、顫抖地聆聽著我;對呀!我還迫使她讓步,讓我們十指交纏。一種熾熱而陶醉的感覺佔據了我,我樂不可支地壓抑著強烈的渴望,盡可能地溫柔體貼,順應著她那羞澀、純潔而甜美的靈魂的願望。

現在,正當我倆用手指在竊竊私語,我開始感覺到有個東西在磨蹭著我的椅子兩條後腳之間的橫木條;這使我心神不寧。琶皮阿諾的腳不可能伸那麼長;況且,就算他辦得到,椅子前腳的橫木也會擋住他。難道他離開了座位,來到了我的凳子後面?但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除非坎蒂妲女士是個傻子,要不然她鐵定也會察覺此事。在把這個「現象」告訴其他人之前,我想以某種方式將它解釋清楚;但後來我尋思,既然我已經達到我的目的,現在,我幾乎該順理成章、毫不猶豫地配合這場騙局,避免進一步觸怒琶皮阿諾。於是,我娓娓道出我所感覺到的現象。

「真的?」琶皮阿諾坐從他的位子驚呼道,我感覺他的訝異似乎頗為真誠。

卡波拉雷小姐的訝異程度也不下於他。

我感覺自己額頭上的毛髮豎了起來。所以說,那個現象是真的囉?

「磨蹭?」安瑟爾莫先生焦急地問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是啊,確實是這樣!」我有點不悅地證實道:「而且還沒停!就好像我後面有隻小狗在磨蹭似的……對!」

我的解釋換來一陣爆笑聲。

「是米涅娃!是米涅娃啦!」裴琵塔・潘托加達大叫道。

「誰是米涅娃?」我狼狽地問道。

「我的小母狗啊!」那女人接著說道,仍然笑個不停:「我說先生啊,那是我養的老母狗,她總是這樣對所有的椅子磨蹭個不停。請見諒!請見諒啊!」

貝爾納德茲點燃一根火柴,然後,裴琵塔便站起身來去捉那條名叫米涅娃的小母狗,讓她窩在自己腿上。

「現在我明白了,」安瑟爾莫先生惱怒地說道:「現在我明白為什麼馬可斯會生氣了。今晚大家太不正經了,這就是原因所在!」

對於安瑟爾莫先生而言,這也許是真相,但老實說,即使在接下來的那些夜晚當中,我們的態度也沒有比較正經,當然,我指的是我們對通靈這檔事的態度。

黑暗之中,誰又會去管馬可斯究竟展現出哪種神奇事蹟呢?小茶几嘎吱作響,動來動去,用時而輕微時而紮實的敲擊聲跟我們說話;從我們椅背的框框或房間裡的家具,傳出此起彼落的敲擊聲,此外還有摩擦聲、拖曳聲,以及其他五花八門的聲響噪音;也有怪異的閃閃燐光像鬼火一般突然憑空點燃,四處飄盪,就連床單也會突然發亮,並且像一張風帆般地整張鼓起來;一張小菸几在房間裡來回散步,有一回甚至跳上了我們包圍住的那張小茶几;而那把吉他也彷彿也長了翅膀,從五斗櫃上飛到我們頭頂上亂彈一陣……後來,馬可斯還把一條縫有小鈴鐺的狗項圈套在卡波拉雷小姐的脖子上,在我看來,這是他傑出的音樂才華發揮得最好的一次;而安瑟爾莫先生認為這是馬可斯開的一個很熱情,很了不起的玩笑;但卡波拉雷小姐顯然不太領這個情。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