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標題
馬可斯的神奇事蹟 3/3
刊登日期
2016-03-09 16:33:40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顯然,琶皮阿諾的弟弟西皮佑內遵照著哥哥的特別指示,在黑暗的掩護下摸了進來。他的確患有癲癇症,但他可沒像他哥哥和他自己要人相信的那麼傻。長期以來他已經習慣摸黑,他的眼睛想必已經被訓練得在黑暗中也可以看見東西。坦白說,我沒辦法斷言他是否有執行好他哥哥和卡波拉雷串通好的那個把戲;對我們來說,也就是對我、阿德里亞娜、裴琵塔和貝爾納德茲來說,他高興在那裡搞些什麼把戲,我們都沒意見;在那裡,需要他滿足的人只有安瑟爾莫先生和坎蒂妲女士;看來,這點他做得有聲有色。儘管,坦白說,他們兩個人當中,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都不算是難伺候的人。哦,安瑟爾莫先生整個人洋溢著喜悅;有些時候,他看起來活像是個在劇院觀賞木偶劇的小男孩;他那些幼稚的喝采搞得我很不舒服,而這不僅僅是因為我看不慣一個明明不傻的男人把自己搞得與一個真正的傻子沒啥兩樣,同時也因為阿德里亞娜讓我瞭解到,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父親被當猴子耍,要她對此樂見其成,良心上實在說不過去。

只有這個因素偶爾打擾我們的喜悅。然而,琶皮阿諾這樣任由我坐在阿德里亞娜身邊,還出乎我意料地沒叫馬可斯的靈來打擾我們,相反地,馬可斯彷彿還使勁地幫助著,呵護著我們,而就我對琶皮阿諾這個人的認識,我理當懷疑他心裡一定有其他不為人知的打算。但當時,我在黑暗中享受著那份不受干擾的喜悅​​,根本無暇起疑。

「不要!」潘托加達小姐突然尖叫了起來。

而安瑟爾莫先生立刻反應道:

「說說看,小姐!說說看發生了什麼事?您聽見了些什麼嗎?」

就連貝爾納德茲也體貼地敦促她說話;於是裴琵塔說道:

「這裡,這一邊,有種輕柔的……」

「用手是嗎?」琶雷阿里詢問道:「很輕,是吧?很冰冷、迅速、輕柔的撫摸是吧……哦,馬可斯這小子,如果他想的話,他可是知道如何溫柔地對待女人的!讓我們再試一次,馬可斯,你可以再給這位小姐一次輕柔的撫摸嗎?」

「在這邊!在這邊!」裴琵塔立刻尖叫了起來,還一邊咯咯地笑。

「這是什麼意思呢?」安瑟爾莫先生問道。

「又來了,又來了……他又摸我!」

「那親她一下好嗎,馬可斯?」琶雷阿里隨後提議道。

「不要!」裴琵塔再次放聲尖叫。

但她的臉頰立刻發出一聲好不響亮的吻聲。

我幾乎是情不自禁地把阿德里亞娜的手湊到了嘴邊親了一下;但意猶未盡的我彎下身子去找她的櫻唇,於是,我們就著樣交換了我們的第一次接吻,一個綿長而無聲的吻。

後來怎麼了?過了好一會兒,迷失在混亂和羞赧當中的我才從那突如其來的亂流中恢復過來。有人注意到我們的親吻嗎?大家尖叫個不停。這時,有人點亮了一根、兩根火柴,然後是蠟燭,紅色的玻璃燈籠裡的那枝蠟燭。而且每個人都站著!怎麼回事?究竟是怎麼回事?一個很大的撞擊聲,轟然巨響,彷彿有個無形的巨人狠狠地拍了茶几一掌,就這樣,在一片燈火通明的環境下。我們所有人都面色慘白,而琶皮阿諾和卡波拉雷小姐更是面如死灰。

「西皮佑內!西皮佑內!」特任丘呼喚道。

那個患有癲癇症的男孩跌倒在地,喘得很不尋常。

「大家坐下!」安瑟爾莫先生尖叫道: 「他也被附身了!看,你們看,茶几動了起來,浮了起來,浮了起來……懸浮現象!太棒了,馬可斯!馬可斯萬歲!」

而那只小茶几千真萬確地浮了起來,沒有任何人碰它,它卻浮了起來,離地面超過一個手掌的高度,然後又重重地落下。

卡波拉雷小姐面色鐵青,渾身顫抖,整個人嚇壞了,她跑過來把臉埋在我的胸口。潘托加達小姐和女管家逃離了房間,而琶雷阿里先生則怒不可遏地大喊道:

「不要跑,回到這裡來,天哪!不要讓圓圈散開!最精彩的要來了!馬可斯!馬可斯!」

「去你的馬可斯!」琶皮阿諾大叫道,他終於擺脫剛剛那讓他一時之間動彈不得的驚恐,跑到他的弟弟身邊,搖晃著他的身體,試圖讓他甦醒過來。

霎時間,我也被眼前那詭異而無法解釋的靈異現象搞得驚悸不已,而暫時把剛剛的吻給拋在腦後。假使,真如琶雷阿里所聲稱的那樣,我在燈光下親眼目睹的那股神秘力量真的來自於一個無形無相的靈魂的話,很顯然地,那絕不會是馬可斯的靈魂──光看琶皮阿諾和卡波拉雷小姐的反應便可以證實這一點。馬可斯是他們捏造出來的。那麼,剛剛採取了行動的究竟是誰?是誰在那張茶几上狠狠地揍了一拳?

我在琶雷阿里的書所讀到的許多東西登時在我腦海中激盪不已;然後,我倒抽了一口氣,我想到了那個在雞籠農場的貯水池裡溺死的無名氏,我搶走了他的家人和別人對他的悼念。

「該不會是他!」我心想:「該不會是他來到這裡,來找我報仇,來這裡揭發一切……」

只有琶雷阿里一個人既不驚奇也不恐慌,他一直搞不清楚,為什麼一個如此平凡和常見的現象,也就是桌子的懸浮現象,會讓我們如此印象深刻,因為在那之前,我們不也親眼目睹了許多靈異現象嗎?對他而言,這些現象在燈光下發生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倒是比較弄不懂為什麼西皮佑內會出現在那兒,出現在我房裡,他原本以為那孩子待在自己的床上。

「我很吃驚,」他說:「因為這個可憐的男孩通常什麼都不關心。但看得出來,我們這些神秘的聚會顯然給他引起了一些好奇心──他大概是過來偷看的吧,他偷偷溜了進來,然後……啪的一聲,被抓住了!因為,麥斯先生,您要知道,那些神奇的通靈現象起初大多源於癲癇症、強直性昏厥和歇斯底里的患者身上,這點是不可否認的。馬可斯從我們所有人身上取得能量,他也從我們身上拿走了很多的神經能量,用來製造那些現象。這點是確定的!您說說看,您自己是不是也感覺有人從您身上拿走了些什麼?」

「老實說,還沒有。」

幾乎一直到天亮,我都在床上輾轉反側,我的念頭一直圍繞著那個不幸的傢伙,他,以我之名,被埋葬在米拉紐的墓園。他是誰?他來自何處?他為什麼要自殺?也許他希望別人發現他悲慘的下場—那也許是一種補償,一種救贖……而我卻佔了這個便宜!我承認,在黑暗中,我不止一次因為害怕而全身冰冷。不只我一個人聽見打在我房裡的茶几上的那一拳。揮拳的是他嗎?而在這一片沉默當中,他該不會還在這兒吧?沒有形體的他該不會還靜默地待在我的身邊吧?我豎起耳朵,捕捉房裡任何的風吹草動。後來我睡著了,做了許多駭人的惡夢。

隔早,我打開窗戶,讓陽光照進房裡。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