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標題
米涅娃的肖像畫 1/7
刊登日期
2016-03-09 17:58:23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門還沒打開,我便嗅到房子裡氣氛不對勁,我聽見琶皮阿諾和琶雷阿里彼此咆哮著。這時,驚慌失措的卡波拉雷迎面走向我:

「是真的嗎?一萬兩千里拉?」

我停下腳步,氣喘吁吁的,還搞不清楚狀況。這時,西皮佑內・琶皮阿諾,那個患有癲癇症的男孩,正好穿過門口的前廳,他打著赤腳,手裡拎著鞋子,臉色慘白,身上沒穿夾克;而他的哥哥在房子的另一頭咆哮著:

「好啊,去告啊!去告啊!」

而我心裡立刻燃起熊熊怒火,氣惱阿德里亞娜還是不顧我的禁令,違背自己的誓言,把事情說了出來。

「誰說的?」我向卡波拉雷小姐大吼道:「根本胡說八道!錢我已經找回來了!」

卡波拉雷目瞪口呆地看著我:

「錢?找回來了?真的?啊!謝天謝地!」她驚呼道,兩隻手臂舉得高高的,然後跑向飯廳,而我則尾隨著她,這時,琶皮阿諾和琶雷阿里正在那兒互相吼叫,而阿德里亞娜則在一旁哭泣;卡波拉雷眉飛色舞地宣佈道:「錢找回來了!找回來了!你們看!麥斯先生已經把錢找回來了!」

「什麼!?」

「找回來了?」

「怎麼可能?」

他們三個人頓時呆若木雞;但阿德里亞娜和她的父親看起來面紅耳赤,琶皮阿諾則是面色鐵青,臉色猙獰。

我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我看起來想必比他還要蒼白,而且全身抖個不停。他垂下眼睛,猶如驚弓之鳥,任由弟弟的夾克從他的手中落下。我走到他面前,幾乎可以頂到他的胸口,然後,我向他伸出一隻手。

「真對不起您,也對不起大家,」我說道。

「不!」阿德里亞娜氣惱地喊道,但又立刻用手帕摀住自己的嘴。

琶皮阿諾看著她,不敢向我伸出手。於是,我又說了一遍:

「對不起……」我把手臂伸得更長,我想看看他的手顫抖得有多厲害。那根本是隻死人的手,而他那渾濁、黯淡的眼神,也像極了死人的眼睛。

「我真的感到很抱歉,」我繼續說道:「我在無意間引起了軒然大波,給大家帶來這麼大的麻煩。」

「不是……呃,我的意思是,沒這回事……」琶雷阿里結結巴巴地說道:「對嘛!這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發生的事,簡直是太扯了!總之,麥斯先生,我很高興,我真的很高興您已經找回那筆錢,因為……」

琶皮阿諾喘了一大口氣,他用手擦拭汗水淋漓的額頭還有腦袋,然後轉身背對我們,望向露台。

「我大驚小怪的樣子……」我強迫自己帶著微笑,繼續說道:「就像是騎在驢子身上又到處找不到驢子。我自己身上帶著一萬兩千里拉,就放在這裡,在我的皮夾裡。」

但說到這裡,阿德里亞娜再也按奈不住:

「可是您明明,」她說道:「您明明就當著我的面到處都找過了,連您的皮夾也找過了啊;而且,壁櫥那裡……」

「是的,小姐,」我口氣堅決地打斷她,態度冷峻而嚴厲:「顯然我當時沒看仔細……我得特別向您鎮重地致以歉意,因為我的粗心大意搞得大家雞飛狗跳,特別是讓您。但我希望……」

「不!不是這樣的!」阿德里亞娜大叫道,她泣不成聲,衝出了房間,卡波拉雷小姐也跟了過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琶雷阿里目瞪口呆地說道。

琶皮阿諾轉過身來,憤憤然說道:

「我還是會走,今天就走……事到如今,看來,這裡已經沒有……沒有我容身之地了……」

他突然住嘴,彷彿吸不到空氣一般;他特地轉向我,卻沒有注視我的勇氣:

「我……我甚至,請您相信我,他們……他們把我扯進來的時候……我……我甚至沒辦法否認……我馬上衝向我弟弟……他不懂事……因為他生病了……我想說……不能怪他……誰知道!您可以想像……他被我拖到這裡……真的是很不堪的一幕!我不得不脫下他的衣服……給他搜身……到處都搜遍了……不管是衣服還是鞋子……而他……唉!」

講到這裡,他喉嚨哽咽了起來;眼眶盈滿了淚水,彷彿因痛苦而窒息,他補充道:

「這樣一來,他們才親眼看見……但反正您已經……經過這種事情,我非走不可!」

「沒這回事!絕對不可以!」我接著說道:「因為我的緣故?您應該要繼續待在這裡!真的要走的話,是我應該要走!」

「麥斯先生!您這是哪兒的話?!」琶雷阿里滿是惋惜地大叫道。

就連泣不成聲的琶皮阿諾也搖手反對,然後他說道:

「我……我非走不可;事實上,這一切會發生,是因為我……我天真的……宣布我要離開,因為我的弟弟沒辦法待在這個家裡……其實侯爵大人給了我一封信……我隨身帶著……是寫給拿波里的一個收容所的,我必須去那裡一趟,處理一些其他所需的文件……這時候,我的小姨子,她對您……對您特別關心……當然您當之無愧……她跳出來說,誰都不准離開這個家……大家都得待在這裡……因為您……我不知道……您發現了……竟然怪我……我是她姊夫啊!……她找上我……也許是因為我,我雖然很窮,但我為人清白啊,也許是因為我還欠我的岳父……」

「你想到哪兒去了!」琶雷阿里一聲 驚呼打斷了他。

「不!」琶皮阿諾很有骨氣地再次強調:「我就是這麼認為!而我這麼認為一點也沒錯,不用懷疑!要是我離開的話……西皮佑內就慘了,那可憐的孩子啊!」

他再也忍不住地嚎啕大哭了起來。

「好啦!」琶雷阿里說道,一方面搞不清楚狀況,一方面很感動:「但這又有何關係?」

「我那可憐的弟弟!」琶皮阿諾接著說道,他看起來一掏心挖肺的模樣,就連我都幾乎為之動容,肚子裡一陣糾結。

我從中感覺到了他的悔恨,那一刻,他想必覺得很對不起他的弟弟,他利用了他,假使我去告發他的話,他會讓他弟弟頂罪,他才剛剛給他搜完身,大大地羞辱了他。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