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標題
米涅娃的肖像畫 2/7
刊登日期
2016-03-09 18:20:35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我根本不可能已經找回了他偷走的那筆錢。原本已經事蹟敗露的他想把罪行賴給他弟弟,或者說,他至少希望大家會──根據他事先的計畫──猜想他弟弟才是那件竊案的罪魁禍首,如今,我這令他意想不到的聲明竟然令他整個崩潰。他現在之所以哭,是因為他需要好好地讓他那備受煎熬的內心發洩一下,也可能是因為不哭的話,他不知道要拿哪張臉面對我。他之所以願意哭成那副德性,跪倒在地,幾乎是匍匐在我的腳邊,有個交換條件──我必須維持先前的說法,說我已經把錢找回來了──倘使我想利用他現在的沮喪收回我方才的說法,他絕對會立刻變得火冒三丈,並奮起反擊。一切再清楚也不過了──關於那起竊案,他不但不知情,也不可能知情,而我剛才那樣說只不過救了他弟弟,而由於他弟弟有病,就算我去告發他,說不定也無須受罰;而另一方面,他要人相信他會盡力將嫁妝如數歸還給琶雷阿里。

以上是我從他大哭一場一事所看出的端倪。在安瑟爾莫先生還有我的勸慰之下,他終於安靜了下來;他說,他會先把弟弟送進收容所,然後會為了他先前與人合夥的生意去辦理一些手續,還得去幫侯爵大人蒐集一些文件,一旦完成這些事情,他便會立刻動身返回拿波里。

「順道一提,事實上,」他轉身向我總結道:「我差點忘了這件事。侯爵大人先前曾向我提到,如果您願意賞光的話,今天……可以跟我的岳父還有阿德里亞娜一起……」

「嗯,太棒了,真不錯!」他話沒說完,安瑟爾莫先生便如此大喊道:「我們大家一塊兒去……好極了!我認為現在是該好好歡樂一番,是吧?您說如何呢,阿德里亞諾先生?」

「我的話……」我攤開手臂如此說道。

「好吧,那就約四點左右……好嗎?」琶皮阿諾擦乾淚水,如此建議道。

我回到房間,思緒立刻飛到阿德里亞娜身上,她聽見我澄清說已經找回那筆錢,便啜泣逃開。要是她現在跑來要我解釋清楚?她當然不可能相信我真的找到了錢。所以,現在她心裡作何感想呢?她大概會以為,我這樣子矢口否認,是要懲罰她沒有信守諾言。為什麼呢?顯然是因為之前我曾告訴她,我會先徵詢律師的意見,因為我知道她和住在她家裡的每個人都會成為嫌疑人。嗯,但她不是親口告訴我她不在乎家醜外揚嗎?沒錯,但是我,事實很明顯,我並不希望事情如此發展──我寧願損失一萬兩千里拉……所以說,她只得相信我很寬大為懷,而且因為我愛她,我願意作此犧牲?看哪!我的處境如何強迫我又扯了一個天大的謊言!一個令人作嘔的謊言──搞得我好像為了愛做了什麼細心體貼的舉動,而由於她根本沒有要求或期望我這麼做,我這寬大為懷的舉動甚至顯得更加偉大。

不,不,不!我是在白日夢個什麼勁的?照道理來說,我那個不得不說,非撒不可的謊其實理當導向其他的結論。什麼寬大為懷!什麼犧牲!什麼愛的舉動!難不成我還可以繼續讓那可憐的女孩懷抱著不切實際的希望?我必須撲滅,撲滅我熾熱的感情;我不該再對阿德里亞娜投以任何愛慕的眼光或對她說出任何一句濃情蜜意的話語。然後呢?我一副寬大為懷的樣子,接著又猛然收回我的感情,她會如何看待這種落差呢?所以說,我不得不利用她違背了我的意思把竊案洩漏出去,逼得我不得不澄清的這件事,趁機與她斷絕關係。但這是哪門子的邏輯?這件事只有兩種可能:要麼我被偷錢,我明知小偷是誰卻不舉發他,竟然還收回我對她的愛,搞得好像是她也有罪似的?要麼我真的找到了錢,但如此一來我為什麼不能繼續愛她?

對自己的噁心、憤怒與憎恨感幾乎令我窒息。要是我能告訴她我這麼做根本不是什麼寬大為懷就好了;事情的真相是:礙於情勢,我根本不能提告……但我總得給她一個理由……我那些錢該不會是贓款吧?她說不定會這樣認為……還是我應該告訴她我因為被人迫害,正在逃亡,而不得不生活在陰影當中,所以我不能將自己的命運與另一個女人的命運結合起來?換言之,我只能對這個可憐的女孩謅更多的謊……但是,話說回來,如今,就連在我自己眼中,所謂的真相都已經顯得不可思議,像個荒謬絕倫的故事,一場光怪陸離的幻夢,我能告訴她這種「真相」嗎?為了不再對她撒謊,難道我得跟她坦白自己一向在說謊?這便是向她揭露我的處境可能帶來的後果。而這麼做又能對誰有任何好處呢?對我而言那沒辦法當成一個換取原諒的藉口,對她而言也於事無補。

然而,儘管此刻的我如此的悲憤、惱怒,原本我還是打算向阿德里亞娜坦白一切的;她卻偏偏派了卡波拉雷小姐,而不是自己來我房間向我解釋她為何違背諾言。

理由我原本就瞭然於心──琶皮阿諾親口告訴我的。卡波拉雷小姐還補了一句:阿德里亞娜為此感到傷心欲絕。

「為什麼呢?」我硬擺出一種漠不關心的態度,如此問道。

「因為她不相信,」她說:「她不相信您真的把錢找回來了。」

這時候,我心生一計──而這個計謀與我的心境,與我對自己感到噁心的狀態正好相互呼應──我要讓阿德里亞娜失去對我的任何的敬意,我要裝出一副虛情假意,鐵石心腸,見異思遷,別有所圖的模樣,讓她不再愛我……這樣一來,我便能懲罰自己先前讓她所承受的一切痛苦。沒錯,眼前,我還是得讓她吃苦,但這麼做是為她好,為了療癒她的創痛。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