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標題
米涅娃的肖像畫 3/7
刊登日期
2016-03-09 18:29:31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她不相信?為什麼不呢?」我不懷好意地大笑,然後對卡波拉雷小姐如此說道:「那可是一萬兩千里拉,而不是一堆沙子吔!如果他們真的從我這裡偷走了那麼多錢,她以為我會這麼平靜嗎?」

「可是阿德里亞娜告訴我……」那女人還想多說。

「廢話!都是一堆廢話!」我打斷她:「聽我說,沒錯……我剛開始的確懷疑了片刻……但我也對阿德里亞娜小姐說過,我不認為錢是被偷的……而事實也是如此!況且,要是我沒有真的找到那筆錢,我有什麼理由要說自己已經找到了呢?」

卡波拉雷小姐聳了聳肩。

「或許阿德里亞娜認為,您一定有什麼苦衷……」

「沒有!我沒什麼苦衷!」我連忙打斷她:「小姐,我再說一遍,這可是一萬兩千里拉啊!如果只是三、四十里拉的話還有得講!……相信我,我沒有這麼慷慨啦……什麼跟什麼啊!那可是聖人才做得到的事……」

卡波拉雷小姐離開我房間,去向阿德里亞娜轉告我的說法,我焦躁地扭絞、啃咬著我的雙手。難道我非要這麼處置不可?我利用那起竊案,彷彿想藉著被偷的錢補償她,彌補她的失落?噢!這真是一種卑鄙的作法啊!她一定會氣得尖叫,一定會看不起我……但她不知道,其實我跟她一樣痛苦。算了,事情就該如此!她應該要痛恨我,鄙視我,就像我痛恨,鄙視自己那樣。而為了讓她對我更加憤恨不平,更輕視我,從今以後,我會對琶皮阿諾──她的敵人──表現出一副百依百順的模樣,彷彿想要彌補之前害他被冤枉的過錯一般。對,對,這樣一來,我也會讓竊賊大吃一驚,甚至讓每個人都以為我瘋了……這樣還不夠,我們待會兒不是要去季里歐侯爵的家裡嗎?嗯,就在今天,我要開始追求潘托加達小姐。

「阿德里亞娜!這樣一來,妳才會更加輕視我!」我在床上輾轉反側,痛苦地呻吟著:「除此之外,我還能為妳做些什麼呢?」

四點過後不久,安瑟爾莫先生來給我給我敲門。

「我這就出來,」我一邊披上長大衣,一邊對他說道:「我已經準備好了。」

「您要這身打扮過去嗎?」琶雷阿里訝異地望著我,如此問道。

「怎麼了?」我說。

然後,我馬上意識到,我頭上還戴著我在家的時候習慣戴著的那頂旅行用頭罩。我把頭罩塞進口袋裡,然後從架子上取下帽子,而安瑟爾莫先生在一旁呵呵笑,彷彿他……

「您這是要上哪兒去,安瑟爾莫先生?」

「您自己看看,我差點也這個德性就要去了,」他笑哈哈地指著自己腳下的拖鞋:「您先過去吧,那邊;阿德里亞娜已經在那兒了……」

「她也一塊去嗎?」我問道。

「她原本不想來,」琶雷阿里一邊說,一邊走向他的房間:「但是我說服了她。您先過去吧!她已經準備好,人已經在飯廳了……」

在飯廳裡等著我的是眼神嚴峻,滿臉責備的卡波拉雷小姐!有多少次,她為愛情受盡折磨,而那位未經世事,溫柔體貼的女孩都好心地安慰她,如今,阿德里亞娜領略了箇中滋味,受了傷,出於感激與關愛,她也想安慰她,報答她;於是她對我充滿敵意,因為她覺得,我讓如此善良美麗的女孩受苦實在太不公平。她自己的話就算了,她不漂亮,也不是什麼好女人,因此,如果男人們虧待她,那勉強還說得過去。可是,我憑麼讓阿德里亞娜受苦?

她的眼神對我訴說了這一切,並要求我轉過去看一看那個為我受苦的女孩。

她好蒼白!我可以從她的眼睛看出她剛哭過。天知道她費了多少力氣,經過多麼痛苦的掙扎,才鼓起勇氣換上衣服跟我一塊出門……

儘管這次我去作客的心情很複雜,季里歐・德奧列塔侯爵這個人物還有他的家仍讓我心底升起一股好奇。

我知道他之所以住在羅馬,是因他認為,事到如今想要讓兩西西里王國復辟的唯一的方法,便是透過抗爭,鞏固世俗的權力──一旦羅馬回到教皇的掌控之中,義大利便會四分五裂,到時候的狀況……就有得瞧了!侯爵也不願意輕易地作出什麼預言。他目前的任務很明確:他只須待在那兒,待在神職人員的大本營裡全力抗爭。而那些死硬派的高級教士,還有黑黨最激進的支持者,都是他家的常客。

然而,我們來訪的這一天,豪華寬敞的大廳裡空無一人。不,其實大廳裡還是有人。大廳中央有個畫架,上面放著一張草稿打到一半的畫布,那應該是米涅娃,也就是裴琵塔的那條小母狗的肖像。一身黑毛的牠躺在一張全白的單人沙發上,牠的頭靠在向前伸展的兩條腿上。

「這是畫家貝爾納德茲的作品,」琶皮阿諾口氣嚴肅地向我們宣布此事,彷彿他正在介紹著一個了不起的人物,而我們應該要朝他深深地鞠個躬似的。

裴琵塔・潘托加達和她的女管家坎蒂妲女士首先走了進來。

這兩個人,我上次在昏暗的房間裡都已經見過──現在,燈光下,潘托加達小姐看起來像是另一個人;她並非徹頭徹尾的不同,只是鼻子有點不一樣……難道,上次在我家的時候,她的鼻子真長成這樣不成?我原本想像她有個微翹、有點倔強的小鼻子,但實際上,她有個頗有份量的鷹勾鼻。但就算如此,她仍然十分美麗──皮膚黝黑,一雙水汪汪的眼睛,一頭烏黑亮麗的大捲髮,一對線條俐落的火紅薄唇。她身上那套點綴著白色細節的深色套裝緊貼著她那修長而豐滿的軀體,彷彿是畫上去的。在她的旁邊,金髮的阿德里亞娜那溫和的美顯得相形失色。

而我終於知道坎蒂妲女士頭上到底戴著什麼東西!一頂栗子色,華麗而鬈曲的假髮,一條很寬的天藍色的絲巾──原本應該是條披肩吧──包裹著那頂假髮,在下巴的地方打了個很優美的結。那裝飾有多麼講究,她那張小小的臉看起來就有多消瘦、鬆垮,儘管她已畫了個大濃妝,盡可能的裝扮美化自己。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