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標題
米涅娃的肖像畫 6/7
刊登日期
2016-03-09 18:52:15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您在說些什麼啊!我不會去的!」他打斷了我:「您可以向我要求我為您做任何其他的事,我隨時可以為您效勞;但這件事不成,首先是因為我不適合做這件事;此外,我剛剛就說過了,算了吧,那不過是件幼稚的事情!我們不必那麼在意……那一點也不重要啊……」

「不不不!可不是這樣的啊!」琶皮阿諾看到我這麼激動,如此插嘴道:「重要得不得了!麥斯先生完全有權要求對方還給他一個公道;我甚至想說,他有義務這麼做,這一點是肯定的!他必須,必須這麼做……」

「那麼,您找一個您的朋友跟您一起去嘍,」我如此說道,心想不可能連他也拒絕我。

但琶皮阿諾張開雙臂,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您要知道我可是真心真意地想為您效勞!」

「但您也不去嗎?」我顧不得自己人還在大馬路上,便對他吼出聲來。

「您小聲點,麥斯先生,」他低聲下氣地求我:「等等……您聽我說……您要考慮到我……我只是侯爵大人手下一個小小的……微不足道的秘書……一個僕人,我只是個僕人啊……」

「這又有什麼關係了?侯爵自己不是也說……您不是也有聽見嗎……?」

「是的,先生!但明天?一個教權派的成員……面對著政黨……而他的秘書卻扯到這種貴族的紛爭裡面……噢!天啊!您不知道到時我下場會有多慘!而且,您不是也看到了嗎?那個輕浮的女人像隻母貓似的愛上了那個畫家,那個惡棍……明天他們倆又會言歸於好,到時候,我該怎麼辦?我會吃不完兜著走!麥斯先生,請您耐下性子來,考慮一下我……事情真的是這樣。」

「所以說,在這個節骨眼,你們想丟下我一人,棄我於不顧嘍?」我再次火爆地怒吼道:「在羅馬這兒,我一個人也不認識!」

「……一定有辦法!一定有辦法的!」琶皮阿諾趕緊建議道:「我本來想馬上告訴您的……請您要相信我,不管是我,還是我的岳父,對這種事都不在行,所以,我們不是合適的人選……我看得出來,您已經氣得渾身發抖,這也是人之常情,畢竟您是個有血有淚的男子漢。所以,請您立刻去找兩位王室軍隊的軍官,在這種攸關榮譽的對決裡,他們不可能拒絕幫您這樣的紳士主持公道。您先向他們介紹自己,然後向他們吐露這個狀況……這不是他們第一次替陌生人提供這類的服務。」

我們已經到了家門口;我告訴琶皮阿諾:「好吧!」然後,我便把他,還有他的岳父丟在那兒,獨自一人臉色陰沉,漫無目的地離開了。

關於自己完全無力的體認再次壓垮了我。像我這種狀況,我能跟人決鬥嗎?難道我還不願意承認自己根本束手無策?兩名軍官?是的,但首先他們就會想知道我到底是誰,而這也理所當然。唉!他們甚至可以朝我臉上吐口水或賞我耳光,或用亂棍打我,而我,是的,我只能求他們扎扎實實地打,但不要吼得太大聲,不要搞得太吵……兩名軍官!要是我對他們透露我真正的處境,第一他們根本不會相信我,此外,天曉得他們會把我想成哪種人;而且,這一切終究會徒勞無功,就像對阿德里亞娜坦白那樣──就算他們相信我說的,他們也會建議我先讓自己重生,因為,算了吧,騎士規章裡哪能找到關於死人的規則……

因此,我只得默默地吞下這個羞辱,就像上次發生竊案時那樣?我蒙羞受辱,幾乎可說是被打了耳光、下了戰書,而我卻得像個懦夫般地走開,然後消失在那令人難以忍受的命運所帶給我的陰影當中,做一個連我自己都看不起的可鄙之人?

不,不行!我怎麼能夠這樣子活下去?我怎麼能忍受這種生活?不,不,夠了!夠了!我停下腳步。眼前一陣天旋地轉,然後,我的內心突然升起一股烏雲照頂的感覺,一陣不寒而慄的感覺從頭頂貫穿到我的腳掌,我感覺自己雙腿虛軟無力。

「但至少首先,首先……」我對自己喃喃說道:「至少首先我得試試……為什麼不呢?要是有人對我……至少得先試試看……才不會搞得連自己都覺得自己很懦弱……如果我能……要是有人對我……我才不會那麼厭惡自己……反正我已經沒什麼可以失去的了……所以為何不姑且一試呢?」

我當時離阿拉紐咖啡廳只有兩步之遙。「那兒,就是那兒,上吧!」在盲目衝動的驅策之下,我走了進去。

在第一個房間裡,五六個砲兵圍著一張小桌子坐著,他們當中的一個人注意到我一臉困惑,舉棋不定地杵在那兒,轉身看著我,我向他打了招呼,然後,上氣不接下氣地吱唔道:

「請……對不起……」我對他說:「我能跟您說句話嗎?」

那是一位沒有蓄鬍的年輕小伙子,想必是今年剛從軍校畢業的中尉。他立刻站起身來,十分有禮貌地來到我身邊。

「先生,您儘管說……」

「是的,讓我介紹一下自己:我叫阿德里亞諾・麥斯。我是個外地人,在這兒沒有認識任何人……我跟人起了……起了紛爭,是的……我需要找兩個人來當副手見證這場決鬥……可是我不知道要找誰……如果您和您的一位同袍願意……」

他既驚訝又困惑地打量了我一會兒,然後轉向他的同伴,喊道:

「格里佑堤!」

那是一位年上了年紀的中尉,留著一雙濃密的翹鬍子,一隻眼睛上戴著一只單眼眼鏡,頭髮梳得油亮亮的,全身上下精心打扮,他一邊站起身來,一邊繼續向同伴們說著話(他發r這個音的時候,帶著法語口音),他走向我們,微微向我拘謹地鞠了個躬。我一看見他站起身來,就差點忍不住想對年輕的中尉說:「不要,千萬不要找這一個,拜託!不要這一個啊!」不過,我後來也見識到,在他們那個小隊裡,實在沒人比他更能勝任這個任務。他對於騎士規章的所有條文可說是瞭若指掌。

他得意地對我的案例大放厥詞,並向我要求這要求那的,在此,我無法一一詳述……照他的說法,我應該發一封不知道什麼內容、也不知道給誰的電報揭發一切,把事情說清楚,然後去找上校,這點不用多說……他當初尚未從軍時,也在帕維亞遇到了同樣的事情……因為,根據騎士規章……他嘰哩咕嚕講了一堆什麼條文、先例,還有一些關於糾紛和榮譽法庭的事,天知道他還講了些其他什麼的。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