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標題
重生 4/4
刊登日期
2016-03-10 19:43:49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你還笑得出來?」

「我笑!我笑!我當然笑得出來!」我抓著他的手臂,一邊搖晃,一邊喊道:「這樣子還更好!我真是好運得不得了呢!」

「你在說些什麼?」柔貝爾托猛然回嘴,幾乎有些生氣地:「什麼好運?要是你現在回去那裡……」

「對啊!我這就動身!」

「所以,你不知道你得重新把她給娶回來?」

「我?憑甚麼要我這麼做!」

「當然囉!」貝爾托重申這一點,而現在,現在換我目瞪口呆地瞪著他看了:「第二次婚姻會依法自動失效,你有義務再把她娶來回。」

我感到天崩地裂。

「憑甚麼我得再娶她一次!這是哪門子的法律啊?」我大叫道:「我的妻子再嫁了,而我……什麼跟什麼啊?你給我閉嘴!不可能會這樣!」

「可是我告訴你,事情就是這樣!」貝爾重申道:「等等!我的小舅子就在那兒。他可以幫你把事情解釋得更清楚,因為他是個法學博士。來吧……呃,不,你先在這兒稍等一下。我老婆懷孕了;她不太認識你,我不希望突然見到你會嚇著她……我先過去通知她一下……你在這兒等等,好吧?」

他拉著我的手,一直走到門口,彷彿很擔心,一旦他丟下我片刻,我就會再度消失得無影無蹤一般。

這時,大廳裡只剩我一人,我像隻籠中獅一般來回踱步:「她再嫁了!嫁給波密挪!當然……跟我娶同一個老婆。對嘛!他從前就喜歡她嘛。他做夢也沒想到會有這一天!而她……她怎麼可能放過這個機會!成為有錢的波密挪夫人……她再嫁的時候,當時我人在羅馬……而現在,我竟然得把她給娶回來!不會吧!?」

不久之後,柔貝爾托興高采烈地跑來叫我。然而,方才得知了那個消息,搞得我一時之間方寸大亂,因此,即便我的嫂嫂、她的母親還有弟弟熱烈地招呼我,我卻不知如何反應。貝爾托注意到了這一點,於是,他立刻詢問他的小舅子,請他解答我心中最迫切的疑問。

「這是哪門子的法律嘛?」我再度脫口而出:「呃,對不起!我的意思是,這法律也太難以理解了吧!」

這位年輕的律師露出一抹微笑,他調整了一下鼻樑上的眼鏡,散發出一股優越感。

「但事實便是如此,」他回答道:「柔貝爾托說的沒錯。我不記得明確的條文是哪一條,但法律已經預想到這種情況:一旦第一個配偶的再次出現,第二次婚姻便自動宣告無效。」

「所以說,我必須把她娶回來,」我怒氣沖沖地大喊道:「娶回一個所有人都知道一年以來已經和另一個男人有婚姻之實的女人……」

「但很抱歉,親愛的琶斯卡先生,這可是您的過失所導致的!」這個小律師打斷我的話,他依然面帶微笑。

「什麼我的過失?怎麼會?」我說道:「那娘們先是把一個溺死的可憐蟲錯認為我,然後又迫不急待地改嫁,這一切怎麼會是我的過失?而我還得把她給娶回來?」

「當然,」他回答道:「因為琶斯卡先生您並沒有在法律規定可以再度結婚的期限內修正您的妻子所犯下的錯誤,當然,您的妻子也有可能是故意犯錯的,我並不排除這個可能性。可是,您不但沒有對於她錯誤指認了那個屍體提出異議,甚至還利用了這件事……抱歉,您要知道,您這麼做我可是很激賞的,我個人認為您做得好極了。相反地,我很訝異您現在竟然又跑了回來,準備再度與我們這些剪不斷理還亂的社會規範糾纏不清。換作我是您,我絕對不會再與任何人聯絡。」

這個剛剛畢業的年輕人用這種平靜,自以為是的態度大放厥詞,搞得我火上加火。

「您會這麼說是因為您根本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我聳了聳肩回嘴道。

「什麼嘛!」他接著說:「還有比這個更幸運或更幸福的事了嗎?」

「對啊,您猜猜看啊!自己猜猜看啊!」我大叫道,然後轉身面向貝爾托,讓他一個人繼續自以為是下去。

但這一邊,我哥哥也不放過我。

「哦,對了,」我哥哥問:「這些日子,你是怎麼樣混……?我的意思是……」

他搓揉著拇指和食指,作出錢的手勢。

「我怎麼樣混過來的?」我回答道:「這一點說來話長!現在我沒辦法跟你一一描述。但你知道嗎?我賺了錢,而且,現在手邊還有一筆錢,所以,你可別以為我是因為缺錢才想回米拉紐的!」

「既然如此,你還是堅持要回去?」貝爾托不鬆口:「你都知道了一切了啊!」

「我當然要回去!」我大叫道:「難道你認為,在我飽經風霜,受盡了折磨以後,我還會想要繼續扮死人嗎?不,親愛的哥哥──我要回家,回到那裡;我想要有合法的證件,再次感覺到自己還活著,活生生的,就算得娶回我的老婆也在所不惜。對了,告訴我,我的岳……培斯卡托瑞的遺孀還活著嗎?」

「哦,這我不曉得,」貝爾托回答我道:「你應該明白,弟妹再婚以後也不便……但我想是的,她應該還活著……」

「可真是個好消息啊!」我大喊道:「但沒關係!我會幫自己報仇!你知道嗎?我跟從前不一樣了。只有一件事令我感到遺憾,也就是,這樣一來會便宜了波密挪那個白痴!」

大家都笑了起來。這時候,傭人過來宣布午飯已經上桌。我只得留下來用餐;但我全身因不耐而顫抖,根本沒意識到自己在吃些什麼;不過,用餐完畢之後,我感覺自己彷彿狼吞虎嚥了一番。我內心的猛獸好好地吃了一頓,已經蓄勢待發。

貝爾托建議我至少在莊園裡住個一晚──第二天早上,他會陪我一起去米拉紐。他想要親眼看到我這樣突然返家會引起多大的震撼,見證我像隻禿鷹般俯衝進波密挪巢穴的一幕。但我已經不想布局,我管不著這麼多了,我請求他讓我一個人去,就在今晚動身,一刻也不耽擱。

我搭上了八點的火車,半個小時之後,我就會在米拉紐了。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