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標題
已故的馬悌亞・琶斯卡 5/6
刊登日期
2016-03-10 20:11:39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你真愛說笑!……」波密挪回答道,然後聳了聳肩。

「說笑?我可沒在說笑!那裡可真的躺著一具男人的屍體啊,這可不能拿來說笑!你到過我的墳上嗎?」

「沒……我……我沒勇氣……」波密挪咕噥道。

「但搶走我老婆的勇氣,你倒是有啊,無賴!」

「那你當初是怎麼對我的?」他​​說脫口而出:「你還沒死的時候,那時,可是你先從我手中把她給搶走的,不是嗎?」

「我?」我驚呼道:「夠了!是她自己不要你的!你希望她親自再告訴你一次她當初覺得你看起來很蠢嗎?蘿密爾達,妳自己告訴他吧,說啊,妳看看,他竟然怪我背叛他……但現在,這又有什麼關係!他是你的丈夫,沒什麼好說的;但我可沒有錯……好啦,好啦。我明天會到那個可憐蟲墳上探望他,他就這樣被遺棄在那兒,沒人給他供花,也沒人為他流淚……不過,告訴我,你們至少有為他立一塊墓碑吧?」

「有,」波密挪連忙回答道:「是市政府出的錢……是我可憐的父親……」

「我知道,是他幫我主持葬禮,宣讀悼詞的!要是你那可憐的父親發現……墓碑上寫了些什麼?」

「我不知道……那都是小雲雀撰寫的。」

「當然,捨他其誰!」我嘆了口氣:「夠了。我們換個話題吧。與其談這個,告訴我,為什麼你們這麼快就結婚了啊?……我說,我的小寡婦,妳可沒為我流過幾滴淚啊……我看妳根本沒為我掉過一滴眼淚,是吧?妳說啊,難道我沒有權利聽見妳的聲音?妳看,現在已經是深夜了……天一亮,我就會離開這裡,那之後,就當作我們從來沒認識過彼此吧……現在,讓我們珍惜剩下的這幾個小時吧。來吧,告訴我……」

蘿密爾達聳了聳肩,她看了波密挪一眼,然後露出一抹緊張的微笑;接著,她壓低目光,盯著自己的手:

「我能說些什麼呢?我當然有為你流淚……」

「你根本不配她為你流淚!」培斯卡托瑞的遺孀脫口罵道。

「真謝謝妳啊!但總歸一句,說吧……妳只流了一兩滴眼淚,是吧?」我接著說道:「可不能把這雙容易被迷惑的漂亮眼睛給哭壞了,這是當然的。」

「我們當初受到好大的打擊,」蘿密爾達很歉疚地說道:「而要不是他挺身而出……」

「好一個波密挪!」我大呼道:「可是,馬拉尼亞那個惡棍什麼表示沒有嗎?」

「沒有,」培斯卡托瑞的遺孀斷然、冷淡地回答道:「一切都是他打點的……」

她指著波密挪。

「也就是……就是……」他連忙糾正她的說法道:「是我那可憐的父親……你知道他在市政府工作吧?是的,他先為死者的家屬爭取了一筆慰問金……然……然後……」

「然後答應你們成婚?」

「他為此高興得不得了呢!而且他還要我們所有人都搬到這裡來跟他一起住……只可惜,兩個月前……」

然後,他開始向敘述他父親生病和過世的種種;敘述他有多喜愛蘿密爾達這個媳婦和他的小孫女;還有全市的人為他的死感到多麼的哀傷。然後,我也向他打聽絲柯拉絲堤卡姑媽的消息,姑媽跟老波密挪騎士可是交情匪淺。這時,坐在椅子上的培斯卡托瑞的遺孀顯得侷促不安,當初那場麵粉大戰裡,姑媽狠狠地朝她的臉上甩了一個麵團,她想必還記憶猶新。波密挪告訴我,他已經兩年沒見過姑媽了,但她還活著;然後,他也反過來問我,這些日子裡,我做了些什麼,到過哪裡之類的。我避開地名和人名不提,把能說的都告訴他了,好讓他知道這兩年我可不是都在外頭逍遙自在。我們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一起等待著黎明的到來,到時候,我復活的消息了就會公諸於世了。

徹夜未眠,加上激動情緒的折騰,我們都累了,身子也因為受寒而抖個不停。蘿密爾達親手準備了咖啡給我們暖身。她把咖啡杯遞給我的時候,看了我一眼,然後嘴唇微微一揚,露出一抹哀傷,幾乎可說是恍如隔世的微笑,後她說道:

「跟從前一樣,不加糖,是吧?」

那一刻,她從我的眼神裡看出了些什麼呢?只見她立刻垂下目光。

在那蒼白的晨光裡,我感覺自己的喉頭有一個哽咽的結,我充滿怨恨地望著波密挪。但咖啡的熱氣湧向我的鼻子,我陶醉在咖啡的香氣裡,一口一口地啜飲了起來。然後,我請波密挪允許我把行李寄放在他家,一旦我找到一個落腳的地方,我就會派人來拿。

「當然囉!沒問題!」他殷勤地回答道:「我說,你根本不用費心,我會派人幫你送過去……」

「喔,」我說:「反正它是空的,你知道嗎?……對了,蘿密爾達:妳有沒有留下我以前的東西,像是……我的衣服、襯衣之類的?」

「沒有,什麼也沒留…… 」她很感傷地雙手一攤,然後回答道:「你可以諒解吧……在發生了那種不幸的事以後……」

「誰又能料得到呢?」波密挪大聲說道。

可是我感打賭,波密挪這個小氣鬼脖子上圍的那條絲巾肯定是我從前的絲巾。

「好了。永別了,誒!祝你們好運!」我一邊告辭,一邊盯著蘿密爾達看,但她閃避我的眼光。然而,她揮手向我道別時,一隻手不住地發顫:「保重!永別了!」

下樓來到了街上,我陷入一陣茫然,即使現在我已經回到了自己出生長大的故鄉──我還是孤伶伶的,而且無家可歸,無處可去。

「現在該怎麼辦?」我問自己:「我該往哪裡去?」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