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標題
就是這麼回事 1/4
刊登日期
2015-12-30 12:29:09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某天打獵時,我停下腳步,一個怪異的物品令我吃驚不已—有個草垛,中間插著一枝竿子,一只小鍋蓋在竿頂上,看上去像是個肚子圓鼓鼓的侏儒。

「我認得你,」我對它說:「我可是認得你的⋯⋯」

然後,我突然大叫道:「霸塔・馬拉尼亞,接!招!」

我拿起地上的一把耙子,痛快地刺進它的大肚子裡,竿頂的小鍋差點沒掉下來。哈!眼前那不就是霸塔・馬拉尼亞戴著一頂遮住一邊眼睛的帽子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的的模樣嗎?

他身上的一切都向下滑落。眉毛與眼睛紛紛從他那張肥胖的長臉上滑落,他的鼻子滑到他那愚蠢的小鬍子和山羊鬍上,他的肩膀從頸子脫落下來,他那軟趴趴的大肚皮也幾乎垂到地上。他的大肚皮幾乎垂落到他那雙矮胖的短腿的高度,裁縫師為了遮住那兩條腿,不得不為他裁了一條寬得不得了的褲子,於是,人們要是從遠處看他,會以為他穿著一件袍子,肚子幾乎拖地。

好吧,我也不太明白有著此等面孔和身形的馬拉尼亞怎麼會有當賊的本錢。我認為,即使是做賊也應該要有做賊的該有的姿態,而他看上去並不具備那種姿態。他拖著他那下垂的大肚皮,走路的速度極為緩慢,雙手總是收在背後,得費好大一股勁才能發出他那有氣無力、尖銳刺耳的聲音!我很想知道,他這一樣一而再再而三地竊取我們的家產,讓我們蒙受損失,他如何向自己的良心交待。就如同我先前解釋過的,他根本不缺錢,因此,他這麼做,必定得幫自己找個理由或藉口。這可憐的傢伙!我推算,他這麼做,也許是為了要給自己找點消遣!

是的,他內心深處想必因為他的妻子而痛苦不堪,她是一個懂得如何駕馭丈夫的女人。

馬拉尼亞錯在選了一個社會階層較高的女子為妻,他本身來自下層階級。假使當初這女人嫁給了一個門當戶對的男人,她也不會用如此惱人的方式對待自己的丈夫了。但對他,一旦她有任何機會能證明自己出身高貴、炫耀她自己家人的做法如何講究,她自然不會放過那機會。而馬拉尼亞就乖乖地照著她所說的做這做那,好讓自己看起來像個紳士。但對他來而言,這一切的代價太高了!他總是不停地流汗,不停地。

此外,關達莉娜夫人婚後不久就染上了一種在她有生之年都沒能醫好的疾病。要把這病醫好,她得付出超出她能力範圍的犧牲,她必需放棄令她愛不釋手的松露點心,還有其他諸如此類的美食,尤其是她被禁止喝酒這件事。其實她也不是喝得很多,這點我敢打包票!畢竟她出身於一個好人家,但問題是,為了健康她必須滴酒不沾。

當我和貝爾托還是年輕男孩的時候,我們偶爾會受邀到馬拉尼亞家裡共進午餐。欣賞他一邊必恭必敬地對妻子宣導節制口腹之慾的重要,一邊狼吞虎嚥地大啖一道又一道美味多汁的佳餚,真是一大消遣:

「我不認同,」他會這麼說:「我不認同一個人緊緊是為了滿足一時的口腹之慾,比如說,為了品嚐這東西(然後一口吞掉手裡的食物),之後那人便得一整天受罪。這算哪門子的享受?我非常確定,假使我這樣子貪圖一時的口腹之慾,事後絕對會整天都感到鬱鬱寡歡。蘿西娜!(他呼叫女僕)再多給我盛一些過來!嗯⋯⋯這美乃滋調得可真順口!」

「美乃滋!」這時他的妻子按耐不住,火冒三丈地說道:「夠了!你給我聽著,上帝應該讓你嚐嚐什麼叫做胃痛的滋味。那時你才學得會如何體諒自己的妻子。」

「關達莉娜!妳怎麼這麼說?難道我沒有體諒妳?」馬拉尼亞一面驚呼,一邊又順手給自己倒了點酒。

這時,他的妻子會二話不說地站起身來,從他手中奪走酒杯,然後將酒一把倒向窗外。

「為⋯⋯為什麼?」他嗚咽著,杵在那兒。

而他的妻子回答道:

「因為對我來說那是毒藥!你見到我往自己杯裡倒了一點酒是吧?你應該從我手裡把杯子搶過去,然後拿去倒到窗外,懂了吧?」

馬拉尼亞的臉上掛著一抹微笑,滿面羞愧地看著我們,一會兒看向貝爾托,一會兒望向我,一會兒盯著窗戶和酒杯,然後這麼說道:

「老天爺啊!難道妳還是個三歲小孩嗎?難不成我得對妳動粗?不,親愛的,妳應該運用理智,發揮一下自制力⋯⋯」

「怎麼個發揮法?」他的妻子厲聲道:「眼前老是充滿誘惑,要怎麼個發揮法?看著你跟我作對,大喝特喝,細細品嚐,還對著燈光鑑賞酒的色澤,要我怎麼發揮?你給我聽好,去你的!算我自作自受,嫁給你這種出身的男人,才會⋯⋯」

最後—馬拉尼亞竟能做到這個地步!——為了給妻子樹立一個榜樣,教她自制,讓她不再受苦,那次以後,他再也沒沾過一滴酒。

但話說回來——他繼續竊取我們的家產⋯⋯哼!我敢打包票他一定有這麼做!畢竟人還是得做點什麼的。

然而,不久之後,他發現關達莉娜夫人,就是她,她竟然暗地裡偷偷喝酒。彷彿,只要她丈夫沒有察覺,喝酒便不會傷害她的健康一般。因此,馬拉尼亞又開始喝酒,但為了不讓妻子難堪,他只在外頭喝。

他還是繼續偷竊,這是真的。但我知道他全心全意地想從妻子那兒得到某種報償,以補償她帶給他那些無盡的折磨,他希望有一天她會下定決心給他生個兒子。對!這才能解釋清楚他為了什麼樣的目的竊取我們的家產。人為了自己的孩子的好,又能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但他的妻子卻一天比一天憔悴,關於他內心深處那熱烈的願望,馬拉尼亞連提都不敢提起。說不定她先天就生不出孩子。此外,還得考量她的病情。萬一她蒙主寵召,死於難產?⋯⋯此外,還有流產的風險。

於是他認命了。

他是否表裡如一?關達莉娜夫人的死證明了他不是。他為她哭泣嗎?噢!他可是為她哭了好長一段時間,而且,他總是恭敬深情地懷念她,並沒有再娶另一位出身高貴的女人來取代她的位子——什麼?這怎麼可能呢!?——其實他大可這麼做,畢竟他已經變得非常富有了,但他娶了一個農場管家的女兒,她健康、豐滿、強壯而且個性開朗,他會挑上她是因為這樣一來他一定可以如願以償地得到他所盼望的後代。他會這樣吃相難看⋯⋯好吧,我們必需考慮到他已經不是個年輕的小伙子了,他沒有時間可以浪費了。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