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男人

標題
就是這麼回事 4/4
刊登日期
2015-12-30 12:41:09
作者
皮蘭德婁
譯者
吳若楠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那麼,究竟為什麼緣故,大約在一個月之後,馬拉尼亞先是怒氣攻心地揍了他的妻子一頓,然後,七竅生煙的他衝進我家,大聲要求我立刻還給他一個公道,因為我玷污並摧毀了他的外甥女,一個可憐的孤女?他還補充道,為了不讓醜聞傳開來,他原想保持沉默。基於他對那無助的女孩的憐惜,加上他自己沒有孩子,他甚至已經打定主意要在孩子出生後,把他當作親生骨肉來撫養。但現在,上帝終於讓他如願以償,讓他的妻子為他生了一個婚生子,因此,在良心上,他實在沒辦法同時擔任他外甥女即將生下的孩子的父親。」

「馬悌亞,你要有擔當!馬悌亞,你必須給個交待!」最後他這麼說道,他因憤怒而滿臉通紅:「而且就是現在!你要立刻照著我的話做!此外,你不要逼我透露更多,或逼我做出某些不可挽回的舉動!」

到了這步田地,讓我們稍微做一點理性的評估。我經歷過各式各樣的事。除了被當成傻子,還有更慘的,說實在的,對我而言,這次的事根本算不上什麼大災大難。嗯,讓我再重複一次,我就像是處在人生之外,對於所有的事,我已經置身事外。因此,如果到了這步田地,我還想做一點理性的評估,那純粹是為了邏輯的緣故。

顯然,為了欺騙她的舅舅,蘿密爾達沒有做出什麼壞事。要不然,馬拉尼亞後來立刻厲聲指責自己的妻子背叛他,然後來到我母親面前怪罪我玷污了他的外甥女一事,要怎麼解釋得通呢?

沒錯,根據蘿密爾達的說法,我們那天出遊不久之後,她便向母親坦承了她跟我之間那份堅不可摧的愛情。她的母親勃然大怒,對她大吼大叫,說她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已經瀕臨破產的游手好閒之輩。但是,因為蘿密爾達已經給自己招來一個少女所能面臨的最大禍害,身為一個深謀遠慮的母親,她只能設法從這樣的處境裡找出最好的解套方法。哪種方法呢?我們心裡有數。當馬拉尼亞一如往常準時出現在那兒,做母親的找了個藉口離開,讓女兒和舅舅獨處。然後,蘿密爾達熱淚盈眶地跪到他腳邊,向他訴說她的不幸,以及母親要求她幹的那檔事。她乞求他出面干涉,說服她母親用比較清白的方式處置她,因為她已經屬於另一個男人,而她想要忠心地侍奉他。

某種程度上,馬拉尼亞心軟了。他告訴她,她尚未成年,因此,倘使她母親願意的話,她甚至有權對我採取法律行動。而且,憑良心說,即使是他也不會同意讓她嫁給我這種沒有腦袋、只會搗亂的無賴,因此,他無法向她母親推薦這樁婚事。他告訴她,面對母親正當而合理的憤怒,她多少該做些犧牲,而這樣的犧牲到頭來也會給她帶來好運。於是他做出以下結論,他能做的,便是撫養那即將出世的孩子,當他的父親—當然,他們得盡最大的力量保守這個秘密—因為,畢竟他自己沒有孩子,而長期以來他一直盼望能有個孩子。

我說:還能比這樣更清白嗎?

就是這麼回事:到頭來他將把從孩子的爸那裡所竊取的一切,還給那即將出世的孩子。

但後來我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搞砸了他精心策劃的這一切,他又何過之有呢?

兩個孩子,不!什麼?兩個!?門都沒有!

他覺得兩個太多了,也許是因為,就如同我先前說過的,柔貝爾托娶了富家女,馬拉尼亞認為自己對他造成的傷害不大,不需償還他那一份。

結論是,落在一群好人之中,所有的壞事肯定都是我一個人包辦的。所以,我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一開始,我憤恨地拒絕了。之後,在母親苦苦哀求之下—她已經看出我們的家族即將衰敗,她希望我可以藉著與敵人的外甥女結婚而拯救自己—我最後還是屈服了,我接受了這門婚事。

然而,培斯卡托瑞的遺孀的怒氣仍然在我的頭頂上壟罩不去。

下一章:催熟 1/4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