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皇后

標題
第二章 2/2
刊登日期
2016-04-25 16:09:49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有一天──此事發生於本小說開場所描寫的那夜的兩天之後,以及剛才落筆的場景的一週之前,──有一天,麗莎坐在窗口的繡花架邊,無意間望向街道,看到一位年輕工兵軍官,站著一動不動,一雙眼睛往她的窗口盯來。她低下頭,繼續幹自己的針線活。五分鐘過後,她再度望一眼──那位年輕軍官還是站在原地。麗莎沒有和路過軍官眉來眼去的習慣,便不再往街上看,只顧繡著針線,繡了約兩個鐘頭,連頭都不抬。午飯端上。她站起身來,開始收拾繡花架,無意間瞄往街上,又看到那位軍官。這讓她覺得很奇怪。飯後,她走到窗口,心裡有點忐忑不安,可是,這時已不見那位軍官了,──於是麗莎便把他忘了……

兩天過後,當她與伯爵夫人走出家門,要登上馬車的時候,又看到他了。他站在門口旁,河狸皮衣領遮住他的臉龐,呢帽下一雙烏黑的眼睛,炯炯發亮。麗莎感到驚嚇,也不知所以然,坐上馬車時,內心有一股莫名的悸動。

當天回到家後,她跑到窗口──那位軍官還站在老地方,目不轉睛地往她瞧:她從窗口退回,好奇心讓她惶恐,還有一種對她而言全然新鮮的感受讓她興奮。

打從那時起,那位年輕人沒有一天不在特定時間,出現在他們家窗下。在他與她之間建立了一種心照不宣的關係。坐在位子上幹針線活的時候,她可以感覺他一步步走近,於是舉起頭來,注視著他,注視的時間一天長過一天。年輕人,似乎,對此滿懷感恩:每當兩人眼神交會的時候,她憑著自己年輕、敏銳的眼睛,發現在他蒼白的臉上隨即泛起一陣暈紅。一個禮拜之後,她朝他嫣然一笑……

當托姆斯基徵詢伯爵夫人同意向她引見自己朋友時,這個可憐的女孩怦然心動。當獲知納魯莫夫不是工兵軍官,而是禁衛騎兵軍官時,她很是懊惱,認為自己發問不當,竟把自己的秘密透露給言行輕率的托姆斯基。

葛爾曼的父親是歸化俄國的日耳曼人,留給他一筆小小的資產。葛爾曼深信有必要強化自己獨立自主的地位,因此對資產所得的利息從不動用,僅僅靠著薪水度日,也絕不容許自己有丁點的放縱。不過,他熱衷名利,卻從不動聲色,同袍難得逮到機會,對他的過度節儉,好生嘲弄。他具有強烈的慾望和熾熱的想像力,但堅定的性格拯救了他,免於像很多人一樣,在青春時期誤入歧途。真的,譬如說吧,他靈魂裡是個賭徒,雙手卻沒碰過一張牌,因為他盤算過,他的資產不允許他(如他所言)犧牲生活所需,而奢望非分之財,──然而,他卻可以整整好幾個夜晚坐在牌桌前,狂熱而悸動地緊盯牌局的每個轉折與變化。

那三張牌的故事強烈地勾動他的想像,整夜縈繞腦海不去。「要是,」第二天晚上他徘徊在彼得堡街頭,一心想著,「要是老伯爵夫人向我透露她的秘密,那該怎麼辦?或者說她要把這三張贏牌的秘密託付給我,該當如何?幹嘛不試試自己的運氣?……向她登門求見,博取她的歡心,──或許,成為她的情人,──可是這需要時間,而她已八十七歲了,可能過了一個禮拜,──過了兩天,她就歸天啦!……那這故事的秘密呢?……可以相信嗎?……不!節儉、樸實、勤勞,這才是我可靠的三張牌,這才能讓我的財富增為三倍,增為七倍,為我帶來平靜安詳,帶來獨立自主!」

如此前思後想著,他不知不覺來到彼得堡一條要道,一棟老式建築的宅邸前面。路上已停滿了馬車,車子卻還一輛接著一輛往燈火通明的門口滑動。從車子裡不時地伸出或者年輕美女的纖纖玉足,或者叮噹作響的高筒皮靴,或者條紋襪子與外交官的皮鞋。毛皮大衣與披風不時從一臉神氣的門房眼前穿梭而過。葛爾曼停下腳步。

「這是何人宅院?」他問街角一位崗警。

「***伯爵夫人。」崗警答道。

葛爾曼渾身一顫。那三張牌不可思議的故事再度浮現在他腦海。他開始在這宅邸附近來回踱步,心裡想的是宅邸的女主人與她那神奇的本事。夜深他才回到自己簡陋的棲身之處,卻久久未能入眠,當他一墜入夢鄉,滿眼全是賭牌、綠色牌桌、一疊疊鈔票,以及一堆堆的金幣。他一張接著一張出牌,毫不猶豫地把賭注加碼押出,贏錢贏得沒完沒了,而且一堆堆的金幣往自己搬,一把把鈔票往口袋塞。他醒來時已經很晚,睡夢中的財富遽然消失,他不禁一聲長歎,然後再度出門徘徊在城裡,也再度來到***伯爵夫人宅邸之前。似乎,有一股神祕不解的力量把他吸引到這裡。他停下腳步,開始往窗口張望。在一個窗口裡,他看到一頭烏黑的髮絲,低低垂下,想必是在看書,或者做活。那頭微微抬起。葛爾曼看到一張清新的臉龐,以及一雙烏溜溜的眼睛。這一瞬間決定了他的命運。

下一章:第三章 1/2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