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皇后

標題
第五章
刊登日期
2016-04-25 16:44:52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第 五 章

那一夜
已故馮・V・某某男爵夫人
出現我眼前。
她一身是白,對我說道:
「您好,文官先生!」
──施維登博格(註一)

那不幸夜晚的三天之後,早晨九點鐘,葛爾曼前往***修道院,那兒要為已故伯爵夫人舉行安魂儀式。葛爾曼並無絲絲後悔之意,但也無法完全消滅良心的譴責,良心的聲音不斷說道:你是殺死老太婆的兇手!他雖然缺乏虔誠的宗教信仰,卻非常迷信。他相信,伯爵夫人雖然亡故,但對他的生命會有不利的影響,──於是,打定主意要出席伯爵夫人的葬禮,以取得她的寬恕。

教堂裡擠滿了人。葛爾曼好不容易才擠過人群。靈柩停放在豪華的靈柩臺上,安置在鵝絨幔帳下。往生者躺在靈柩裡,雙手交叉胸前,頭戴花邊包髮帽,身穿白色綢緞連衣裙。四周站立著她的家裡人;僕役們身穿黑色長衫,肩披飾著徽章的綬帶,手握蠟燭;家屬,包括兒輩、孫輩與曾孫輩,都身帶重孝。沒有人哭泣,如果有淚水的話,那是affectation(註二)。伯爵夫人已經如此老邁,她一命歸天沒有人感到震驚,她的家屬早就看她活過頭了。一位年輕的主教朗讀著哀悼文。他用平實卻也感人的修辭,描繪這個虔誠的教徒如何平安升天;他又說,這位女教徒渡過漫長歲月,一直以寧靜的方式、讓人為之動容的方式,準備好迎接基督教徒的升天。「死亡的天使找上她,」這位演說家說著,「找上這位意氣風發、一心想著行善,並期待午夜新郎(註三)到來的人。」葬禮在行禮如儀中完成,氣氛卻也哀傷。親屬率先上前向往生者道別。跟在後面的是眾多的來賓,他們來向伯爵夫人鞠躬致意,因為多年來伯爵夫人一直都是他們狂歡作樂中的常客。他們之後是所有家僕。最後一個走上前來的是年邁的貼身侍女,她跟往生者同齡,由兩名年輕女子攙扶。她已無法跪地鞠躬,──於是她只能灑下幾滴淚水,親吻著自己主子冰冷的手。葛爾曼決定接在她之後,驅身走向靈柩。他跪地叩首,趴在鋪滿雲杉樹枝的冰冷地面好幾分鐘(註四)。終於他站起身來,一臉蒼白,就跟往生者一樣,他拾級走向靈柩臺,彎腰鞠躬……這時他覺得,死者瞇起一隻眼睛,嘲弄地看了他一眼。葛爾曼頓時往後倒退,一腳踩空,咕咚一聲摔個四腳朝天。有人把他扶了起來。與此同時,麗莎也昏厥過去,被抬到教堂門口的臺階上。這段情節給肅穆、哀傷的儀式帶來好幾分鐘的騷動。賓客中傳來一陣喁喁私語,一位削瘦的宮廷侍從官,也是往生者的近親,向他身旁的一個英國人耳語說道,這名年輕軍官是伯爵夫人的私生子,而英國人冷冷地回答:哦?

整日裡葛爾曼精神都極為混亂。他在一家偏僻的小飯館吃午餐,並且一反常態,喝了很多酒,想要藉酒消弭內心的騷動。哪知酒力更激發他的想像。一回到家,衝到床鋪,沒換衣服,倒頭便沉沉睡去。

他醒過來時,已是深夜,月光照亮房間。他看看錶,差一刻鐘就三點。這時他已睡意全消,於是坐在床上,想著老伯爵夫人的喪禮。

這時,有人在街上從窗口看了他一眼。葛爾曼對此毫不在意。一會兒他聽到,前廳有人在開門。葛爾曼以為,是他的勤務兵跟往常一樣,醉醺醺地夜遊歸來。但他聽到的卻是很陌生的腳步聲;有人走著,輕輕地滑動便鞋,發出沙沙聲。門打了開,走進一位女人,身穿白衣。葛爾曼把她看成自己的老奶媽,不禁納悶,在這個時辰,她如何能夠來到這兒。哪知這個白衣女人輕飄飄一滑,便突然來到他跟前,──於是葛爾曼認出,這是伯爵夫人!

「我來找你其實違反了自己的心願,」她說著,語氣堅定,「但是我奉命達成你的請求。三點、七點與愛司能讓你連續贏錢,──不過,一個晝夜你只能押一張牌,不能再多,而且以後終生都不能再玩牌。我可以寬恕你造成我的死亡,不過你得娶我的養女麗莎為妻……」

說完話,她便輕輕轉過身子,沙沙地滑動鞋子,走到大門,消失無蹤。葛爾曼聽到,穿堂的門碰地一聲關上,並看到,有人再度從窗口瞧了他一眼。

葛爾曼久久未能清醒過來。他走到另一個房間。他的勤務兵睡倒在地上;葛爾曼使勁地把他搖醒。勤務兵跟往常一樣,爛醉如泥,從他那兒問不出什麼名堂。穿堂的大門上著鎖。葛爾曼回到自己房裡,點亮蠟燭,記下自己所見。


註一:施維登博格(Шведенборг, 1688-1772),瑞典哲學家暨神祕主義者。

註二:法文,表示「虛假」、「造作」。

註三:午夜新郎(полунощный жених),隱喻「基督的降臨」,這項隱喻借用自聖經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第一節至第十三節。

註四:本句俄語原文是「……躺在……地面」,但實際上卻不是躺,不過,從本句俄國人能理解,這是俄國宗教儀式的「大鞠躬禮」(великий поклон),或稱為「跪地叩首」(земной поклон),也就是趴倒在地,額頭與雙膝必須觸地。虔誠的東正教徒在大齋戒(Великий пост)期間常行此大禮,以表示懺悔。另外,根據宗教習俗,還有「小鞠躬禮」(малый поклон),或稱為「彎腰鞠躬」(поясной поклон),也就是低頭彎腰。傳統上,俄國人行「跪地叩首」之禮,象徵極度懺悔;一般俄國人在喪禮中與死者告別,僅行「彎腰鞠躬」之禮。本小說中,葛爾曼行「跪地叩首」之大禮有暗示懺悔之意。

下一章:第六章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