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桃皇后

標題
第六章
刊登日期
2016-04-25 16:49:21
作者
普希金
譯者
宋雲森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第 六 章

──等等,慢點發牌!
──你怎敢跟我說:『慢點發牌』?
──閣下,我是說:『請慢點發牌,大人!』

兩個靜止不動的觀念無法在一個精神世界共存,就像兩個物體無法在一個物質世界占據同一個位置。三點、七點、愛司──很快就在葛爾曼的想像中取代了死去的老太婆的容貌。三點、七點、愛司──分秒不離他的腦海,也不斷蠕動在他的兩唇之間。要是他看到一個年輕女子,便會說:「她身材多苗條啊!……簡直是活脫脫的紅桃三點。」有人問他:「現在幾點?」他答道:「差五分鐘七點。」任何一個大腹便便的男子都會讓他想到大人物(註一)。三點、七點、愛司──時時縈繞在他的夢裡,以所有可能的形態出現。三點像是茂盛的大花朵,綻放在眼前;七點以哥德式的大門呈現;愛司則是一隻龐大的蜘蛛。他所有的思想匯集成一個念頭,──好好利用這個讓他付出昂貴代價的秘密。他開始考慮退休與旅遊。他要在巴黎公開的賭場裡強迫著了魔的幸運女神交出手中的寶藏。一個機緣讓他省下這項麻煩。

莫斯科成立了一個闊佬賭客協會,由大名鼎鼎的契卡林斯基主持。這個人一輩子都消耗在牌桌上,也曾經賺進數百萬的財富;他贏錢收票據,輸錢付現金。由於長期在賭場累積了豐富的閱歷,讓他受到同道的信任,再加上他的宅邸廣開大門,歡迎大家進出,還有技藝精湛的廚師、他本人親切愉快的個性,讓他贏得眾人的尊敬。他來到彼得堡。年輕人朝他所到之處蜂擁而至,常常流連牌局忘了舞會,他們喜歡「法老牌」的魅力,更勝過追逐女生的誘惑。納魯莫夫也把葛爾曼帶來見他。

他們走過一排豪華的房間,裡面滿是彬彬有禮的服務生。有幾名將軍和三等文官打著惠斯特牌(註二);一些年輕人懶洋洋地坐在花緞沙發上,吃著冰淇淋,抽著煙斗。客廳裡一張長桌邊擠滿二十個左右的賭客,主人則坐在另一邊,正在坐莊翻牌。他約莫六十歲,一副讓人肅然起敬的外表,滿頭銀白的頭髮,飽滿而生氣勃勃的臉龐露出一團和氣,兩眼炯炯有神,又隨時帶著笑意。納魯莫夫向他介紹葛爾曼。契卡林斯基友善地跟他握握手,請他不用拘禮,便繼續翻牌。

這局進行了很久。桌上已經押上了三十多張牌。契卡林斯基每發完一次牌,都會停頓一下,好讓賭客有時間整理手中的牌,計下輸掉的數目,他會很有禮貌地傾聽賭客的要求,然後更有禮貌地摺平哪位賭客不小心摺起的牌角(註三)。終於這個牌局結束了。契卡林斯基洗著牌,準備為下一局發牌。

「請讓我押一張牌吧。」葛爾曼說著,從一個正在下注的肥胖賭客身後伸出一隻手。契卡林斯基笑笑,默默地欠一欠身,謙恭地表示同意。納魯莫夫不禁笑了,恭賀他終於打破多年的戒律,並祝他旗開得勝。

「我下了!」葛爾曼在自己牌上寫下賭注,說道。

「多少?」莊家瞇著眼睛,問道,「抱歉,我沒看清楚。」

「四萬七千。」葛爾曼答道。

話聲剛落,所有人都轉過頭來,每隻眼睛都盯向葛爾曼。

「他瘋啦!」納魯莫夫忖道。

「請容許我告訴您,」契卡林斯基說道,臉上的笑容一成不變,「您下的賭注很大,我們這裡從來沒有人一次下注超過二百七十五的。」

「怎樣?」葛爾曼反問,「您要還是不要賭我這張牌?」

契卡林斯基欠一欠身,帶著同樣謙恭的同意神情。

「我只不過想奉告您,」他說,「承蒙各位同道的信任,我坐莊只玩現金。我本人當然信得過您說的話,但是按照遊戲規則,以及便於算帳起見,請您把現金押在牌上。」

葛爾曼從口袋裡掏出一疊鈔票,交給契卡林斯基,契卡林斯基迅速把錢瞄了一眼,便押在葛爾曼的紙牌上。

他開始翻牌。右邊是九點,左邊是三點。

「我贏了!」葛爾曼說道,翻出自己的牌。

賭客中傳來一陣竊竊私語。契卡林斯基皺皺眉頭,但微笑隨即掛回臉上。

「是不是現在收錢?」他問葛爾曼。

「麻煩您了。」

契卡林斯基從口袋裡掏出幾疊鈔票,馬上付清。葛爾曼把錢收下,便離開座位。納魯莫夫還沒能回神。只見葛爾曼喝下一杯檸檬水,便打道回府。

第二日晚上,他又來到契卡林斯基那兒。主人正在坐莊發牌。葛爾曼走到牌桌,賭客們隨即讓出位置。契卡林斯基笑容可掬地朝他欠了欠身。

葛爾曼等到新一輪牌局,出了一張牌,押下自己的四萬七千以及昨日贏的那筆錢。

契卡林斯基開始翻牌。右邊現出十一點,左邊是七點。

葛爾曼翻開的牌是七點。

眾人一陣驚呼。契卡林斯基也明顯露出一陣激動。他點了九萬四千,交給葛爾曼。葛爾曼淡然地把錢收下,當即走人。

再下一日晚上,葛爾曼又出現在牌桌。大家已在等候著他。將軍和三等文官們停下手中的惠斯特牌,想要親賭這場不同凡響的牌局。那些年輕的軍官從沙發跳了起來;所有服務生都聚攏到客廳。大家都圍繞到葛爾曼身旁。其他的賭客都不下注,莫不焦心等待他的結局。葛爾曼站立在桌旁,準備獨自和契卡林斯基下注對賭,只見契卡林斯基一臉蒼白,卻始終保持微笑。他們各自拆開一副牌。契卡林斯基洗了洗牌。葛爾曼抽出一張牌,打了出去,在上面押下一捆鈔票。場面宛如決鬥。四下鴉雀無聲。

契卡林斯基開始翻牌,他的兩手都在顫抖。右邊是皇后,左邊是愛司。

「愛司贏啦!」葛爾曼說道,翻開自己的牌。

「您的皇后輸了。」契卡林斯基和顏悅色說道。

葛爾曼渾身一顫。沒錯,不是愛司,而是黑桃皇后站立在他眼前。他不相信自己眼睛,他搞不懂自己怎會出錯牌。

這時他彷彿看到,黑桃皇后瞇起了眼睛,嘲弄地一笑。非比尋常的相似讓他大為震驚……

「老太婆!」他驚恐地大叫一聲。契卡林斯基將前兩天輸掉的鈔票往自己身邊一把撈了過來。葛爾曼坐著,一動也不動。當他離開牌桌時,傳來一陣譁然。「這把押得真帥!」賭客紛紛說道。契卡林斯基重新洗牌;牌局一如往常,繼續進行。


註一:大人物的俄文是туз,而愛司牌(A牌)的俄文也是туз。這裡普希金玩起文字遊戲,暗示二者都是主人翁心裡所思所想。不過,根據本詞在原文中的字尾變化與句法關係,應該譯為「大人物」。

註二:惠斯特牌(вист),類似橋牌的一種牌戲,英文為whist。

註三:摺角表示下注。

下一章:結局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