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

標題
〈認知的困境〉
刊登日期
2016-01-27 16:25:17
作者
宋尚緯
譯者
出版
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紙本已經出版

( )

你向我詢問有關於我
所擁有的靈魂
是否能倒映你的樣子並且伴你永生

(Ω)

我將記憶從羊水中瀝出
曝曬成鹽的模樣,並擅自為它命名
那時我還不懂得分別彼此
沒有任何音節可以和他者交換
靈魂深處的秘密還有安逸的處所
以及虔敬的詩
與歌

(α)

輕輕地搓揉睡眠
他就有了反應
從夢境開始蜷縮起來
並起了毛球
與各種乾燥的鬱結
我輕輕地攀上他的焦灼
圍繞著有關於慾望的城
並疑惑。甚麼時候開始
我們再也分不清彼此
誰比誰又更清晰一些
通通是被抑制的毛球蜷成一團

(β)

不知不覺過了三點忘了燃燒多餘
的情慾彷彿有誰跟我說過有關於
知覺是多餘的所有關於認知都是
大腦起的活動我們所見到的一切
都是從腦中分析過濾乃至於錯誤
所有都是被自己所催眠的我所信
所愛所懼怕所期待全部都是謊言
我想起了他曾說過的:凡所有相
皆是虛妄。曾經擁有的當下擁有
的未來擁有的甚至從未擁有過的
全都是我們自己欺騙自己的假象
就像是遊戲測試結束時輕輕地,
輕輕地按下刪除就再也不存在。
我甚至也遺忘了他記憶果然是最
不可靠、虛妄與不可見知之物。

(註)

(γ)

我不喜歡我的樣子
這臉這手這腳這所有一切
於是我把他脫掉了
這具史上最為躁鬱的衣物
他們在我身邊哭了
我跟他們說:開心的笑吧
我拋棄了這生的苦
沒有人回頭看我,沒有人
沒有人知道我還在
我突然驚覺我從未存在過
迅速地又穿上了它
我們都仰賴形體確知存在
我開始喜歡一切了
包括昨晚剛冒出的青春痘

(註):「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出自金剛經。

(δ)

還有甚麼能令我傷心
海用臼將記憶磨碎
剩餘的粉末都寄送給我
我是否期望一個久遠的
祭禱:關於真理。
我們冀求恆久不變
卻在變化中發現永恆
我等的柳絮若永遠不來
海就永遠都磨不到那些
得過且過的錯

(ε)

我說了卻沒人相信
就在那兒有鬼。
他們看著報,偶爾
打量我跟你並逐漸
有血有肉與一般人

一樣越來越稀薄
越來越簡單越
來越透明像
我們。我
跟你也
是鬼

(ζ)

原本是該睡了
卻沒想到夜晚被打磨
逐漸光滑令睡眠也落下
翻個身就將順序打亂
所有已經決定好的歷史
我拼了命的修補
卻還是只能被風沙掩埋
待時間走過再也看不出
任何光滑的模樣使我們駐留

(η)

將海風曬成領口的記憶
等待乾燥後
用每一顆鹽的結晶
輕輕擦拭每個細節的皺褶
所有鹽味的午後
就都有了意義
無所謂留下多少傷痕
經過時還是會痛
看起來猙獰
摸起來卻只感到崎嶇

(θ)

我把陽光種在房間裡
每一天他就光亮一些
我的壞情緒就躲在角落裡
像細菌一樣不說話
就複製出好多個自己
他們以一種殉道的姿態
填滿我沉默的山谷

遠遠聽到回聲
答覆我所有自作多情的呼喊

(ι)

所有的細微就像是
買飯卻一個人吃
在街上不知道買些甚麼
傷心時只好跟鏡子喊魔鏡啊魔鏡
自己苦惱誰的心情是雨天還是晴天
問不到異地天氣的表情如何
拿起電話卻只有沉默跟自己熱線
打完簡訊卻按不下發送
蝴蝶再也找不到花的收件地址
夢再也找不到寄生的部位
睡眠因為時差而迷路
而這些細微的差別
並不甚細微


柴橋路網站上所有內容的著作權都屬啟明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一切內容僅供使用者在「柴橋路」網站線上閱讀,禁止以任何形式儲存、散佈或重製部分或全部內容,例如禁止(但不限)下載、轉貼、翻拍、印刷等行為。使用者可以自由分享或轉貼本站網址連結,但不可複製或轉貼部分或全部內文。